青衫湿

得而复失,失而复得
本命:靖苏,巍澜,k莫

【短篇】——存心

*原著向

*喜欢的请关注或评论

*高三狗的拖更日常

*三无文笔预警,不喜勿喷


【满座里热闹欢腾的,是落寞漂浮孤独后的刺心流缓,那厢安好的时光被拾荒的痴迷者摩挲擦拭。

鬼魄眼神半是温热鲜活的,只是丝毫不敢逾出界限、跨出那道尘封的注定的阴光晦影】


从来人们所在的地方,都是色彩斑斓的流纹岩,极少有人把琐事缠身的累赘目光卸下。人们悄悄的在人流喧嚣的地方,演绎候着那多处纰漏的一出好戏,等待着忙里偷闲,或是至死于衷,或是兵败柳承的结局。


“你确定,要娶我为妻?”

树梢泛起的一圈圈黑夜涟漪摩挲着少女被那少年紧紧拥住时的长发及腰,白嫩细腻的情感直白而烂漫,如同被风影奉承吹落的流朱钗柄,在少年倾力彷徨的爱恋里,定下了终身情爱。

珲蔺是这紫禁城内,最为出挑的少年,而陌家的陌蹙是这崛起的世家里少有的的女辈,旁的倒是也有,只是没有这般与之匹配的容颜才能,个个对于这番求之不得却又理所当然的婚事,只能违心的假语垂笑。

这老城里生生世世的,困住了多少人的风华正茂。人们建起高楼,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乌发一脉相承垂髫,在这片土地上,屋子自知的,却又格外悲悯而愚蠢的接受与反对一切。


“砰……”

你听,这是炮火连天,飞朔的硝烟煤炭片片划伤皮肉,刺痛的绝望哭喊。

“砰………”

这是重楼旧梦逝去的爱情,现在已化为灰烬的余烟,却依稀还可辩得当年的心动,与那京城传闻里曾经匹配的青涩固执,最后却又分道扬镳的老旧套路。

“砰”

你听,这是俗世烟火的锅盖掀开时的阵阵欢笑暖流,蒙不上布衣油烟里老去的温柔的皱纹,昔日的少女早已习惯于不染尘埃的手上蒙了灰尘,被那温柔老实的男人握住。

不知怎的,那女人直直的滑落了止不住的泪,仿佛昔日终与自己心中之人分隔时的豆蔻少女,一封白信轰轰烈烈的,被颤抖的手搁置一旁,再不敢提起。不知道情况的丈夫温婉而温顺的对她笑着,再不复那战死男人豪气披露的桀骜不举。



明明已经过了那么多世,明明数番次的看他疯狂的爱上一个又一个人,看他或是决绝或是快意的死去。

尽管最终结局不知怎的,总被自己放在心上的傻瓜搞成了莫衷一是的悲剧。

沈巍感觉自己心脏酸痛的酸痛的仿佛有了生命,皱褶的晕染开来,血色的泪滴在被反复驳回的轮回薄上,砸在了恨的发抖的绝望甜蜜里,沈巍感觉自己疯了,却又注定知道了,这数千万次的轮回已经是旁人求而不得的事情,更何况,那人是神。

那人是昆仑………

是自己选择的,结局就只有这样。


不过自己至少还可以选择,在他碧落黄泉时,偷偷的看他一眼。沈巍将黑沉沉的眼眸拥住,死死的聚焦在涌动的魂魄里,泛起血腥残暴的心境在看到那人出现在亿万灵魂里,竟如同一圈圈狐裘暖了无魂淡梦,变得分外温柔与霸道。

明明那人让自己看了那么多世,明明每一世都不那么像昆仑,只是或多或少的流霞仙骨,但是却永远看不够一般,哪怕是已经被他与别人相爱时刺痛发狠的心境,也宛然沉浸了,若说是痴迷或是快意的鞭挞情蛊,也是醉的不知悲喜交织,为炉火烤灼,酸涩了轮回……

沈巍抬起手,仿佛想隔着经年冷却的时光,触碰那人温暖却永远握不住的手,就好像千百年前的契约奴隶,被那青衣调笑的神明侵蚀了心上点点红血,从此不知今昔何夕……



“如果可以,下一世,让我偷偷的存一颗你的真心可好”



赵云澜确实是这五千年里,最似昆仑当年风采的一个,不,应该说是一模一样……

沈巍偷偷的在蕴含阴暗的甜蜜角落里,看不够的描摹着他好看的眉眼,明明是风采不留情欲的脸,却在自己昏暗魉魍的心理,燃起了雪峰迸裂的花火………


还有镇魂男女孩在嘛,在的话你就眨个眼(来自过气作者最后的欢呼,虽然也没有火过)

【他们的故事】


喜欢请关注或评论❤️
*小甜饼
*可以结合前一篇《他们》观看
*三无文笔预警




这天,我寄到了一个快递,给快递的那只手骨节清晰度的手好似画出来的冰冷线条,给快递的人遮掩着大而沉重的帽子,看起来好像要将那模糊不清的面容下纤细的脖子压断一样,发出吱呀呜咽的扭转声音。
连带着声音也是冰凉凉的,仿佛大雪消融后的那一抹亟待无归途的长路,冷硬而古板,却对我平白无故的透出内衬的虔诚欢喜
他说,姑娘,你心愿可了。
我疑惑的打开那本神秘面纱般蛊惑寤寐的书,如同某种特殊而神秘的交换,与契约奴隶的命中注定,那书上写着两个飞扬有落地生根大字
——《镇魂》


我想起了不久前离开龙城大学前在雨夜花生离别之际,沈老师满足而不掩饰的岁月安好,如花开花谢岁岁年年如此的脆弱美满。
包容不堪回首的刹那永恒,填充的搁浅水源深处的温热信仰,沉溺而又根深蒂固,身旁的赵云澜被他牢牢的抓住,不苟且有挑逗乖巧的笑着,难得的懂事温顺,尽管昏沉,让人看的清楚,却不敢细瞧沈老师心爱的珍宝。
我想,现在我应该明白了,只是看清了苍生褪尽后魍魉谴倦的鸟鸣声谢,蹉跎妖撩离愁分别里格外纯粹,忤逆负重前行的信仰思情。

一如初见雏形的魂火飘洒,生出了这样干净美好的人,一如女娲造人时在旁潇洒飒宇,包容不堪万象的起初寒冰暖煦青衣人,遮掩霾汨了这样薄情的世界…………

只是,为什么?为什么要让我得以知道这样的事,我不知道是自己痴心妄想后残念根生的疯狂还是我着实像某个中二少年身旁的小佐罗,有这样的运气,实在不知道该说一句心生圆满还是跳海落幕。
然而事实不容许这样扯淡的情况出现,如果我真的跳下去了,怕不是我妈会抱着我的尸体哭半天,然后谁也不知道我所收到的深情厚意,亦不知道是谁给予我的cp情怀。
我觉得,这是让我在浮华喧嚣里偷得的一息安寝,无秦兵后至的退让无奈,也没有纣王酒池肉林的外露暴虐被外人传说的浮华无度,有的只是遂决已定的热闹却无声的欢喜摩擦。
书的最后一页,我看见了一句摇曳应承般的发问熨帖后的一句话,署名是priest

“他们存在,对吗?”
我想,或许一花一世界,一叶一流年,花开花落,他们不败,而我们得知有幸,思之敝履……

后来………
我交了个忠厚老实的男朋友,低眉睡眼的让人挑不出错来,只是迂回前进里,我依旧记挂着那两道心中不灭的煦暖身影,不会湮没老去。
当我牵着女儿的手,温热且细腻柔软流到了心里,就像我从未对于他人所道过他们二人的一点一滴,也在未曾谋面那日的神秘人。

重峦叠嶂,撩拨了振聋发聩的人群累累,我又在人群里,看见了他们。
戴着鸭舌帽的人儿年轻快活的举起白净却并不瘦弱的手臂,隔着糟粕糜费的商业繁华,冗长而滂沱如水,那急切又害羞的怕被人看见的思绪直直接住了一个细腻温婉的翩翩公子身上,他笑了,然后如乘祥云端舟般跑到了调皮可爱的恋人身旁。
我看见他们的身影消失在人海里,不知道为什么,少女时节没有开火结果的感慨突地冒了出来,所有人都幻想着祥云七彩斑斓的爱情羽翼,却最终选择抛弃迂回不提曾经单纯的烂漫裙袂的青葱年华。
拉着我的手紧了紧,是我的丈夫,他难得的追了上来,半是疑惑半是体谅的着急于我的飞奔直去,手心透出温热而透明的液体,颇有着荟萃引吭的洪荒长歌里的幸福相度。

我这才知道,他们的故事,隐匿了汹涌澎湃,却造就了这样孑然的缄默,俗世烟火。


2018.9.8
微雨隨筆



大家爱我吗?!来,大声说;不爱(突然沙雕

【鸳鸯锅】

*小短篇
*原著向
*小甜饼(三无文笔预警,不喜勿入)
*一发完





最近网上不知道人搞出了一个什么传言,硬是给鸳鸯锅买下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言论,一时间各种网络小段子如潮水般袭来。

“据说鸳鸯锅分红白二色,是为阴阳相见,人鬼情未了者,生者食白汤,死者则吃红汤可复相见,夜深寒气重者,可将未亡人与思念相融之鬼魄短暂相见,但从此相锲,莫不能分。”

赵云澜或许是跟沈巍待久了,竟然能将网上的话轻易的翻译成古文,虽然磕磕绊绊的,但是特调处的众人在沈巍望着自家赵局长得瑟面庞时久久停滞的宠溺目光里,还是不敢笑出声。
说起来,赵云澜还在原来生气于沈巍最后的诀别狠心,可偏偏沈巍像是掐在心头的一把刀,绝美而始终,拔出来的结果只能是神焚俱灭,可这神还造的这刀苟活共存,不能相隔,亦不舍得毁灭。
这日子也就这样浓情蜜意的过到了今天,而二人的感情也是不减分毫………

沈巍的学校还有课,难得的陪着赵云澜来了特调处没多久后便也先回大学上公开课了。
本来沈巍也是恨不得每分每秒和赵云澜在一起,况且呼吸也是缠绵暧昧的模样,只是赵云澜让他去忙活,他也没有办法改变什么,对着大家习惯性的扶了扶那金框眼镜,斯文有礼的笑了下,最后留恋的看了眼赵云澜的方向,不回头的匆匆离去了。

沈巍走了,最近特调处的案子本来就少,这样一来,赵云澜自然平白的感觉到了一丝无聊。他半是眯了下那修长的眉眼,朝着沈巍远去的背影,眼里不知为什么,满是势在必得的情绪。
祝红没好气的瞥了一眼,内心不禁吐槽赵云澜是不是中二病又犯了。事实证明,女人真的有第六感,尽管祝红不完全算个女人。
尽管她连人都不算。


这些日子以来,特调处也是闲散惯了,许是之前的一役实在是旷古难寻,所以一时间空下来以后,竟还有种半梦半醒的状态。说是无聊也好,习性也罢,反正起码没有大事发生,众人便也开始自己找起了乐子。
其实说找乐子,还不如说祝红他们现在的八卦程度已经到了一种格外自觉的习惯,比如众所周知的沈巍上课时间表,比如赵云澜的精分……这些都是特调处最为关注的热点。

再比如,沈巍一下课就一定会来接赵云澜回家,这时候大家收拾收拾,也算是可以散了。
可赵云澜今天也是奇怪,那么喜欢动弹的一个人,今天进了办公室的门就没有出来过,大家一时哪敢进去,也只好干等着沈巍出现,来给赵云澜送中饭。

“赵处长这一天不出来,会不会是因为最近太累了”郭长城这番话难得的顺畅,还透露着不知道哪里来的感慨和心疼,使得楚恕之半是吃味的看了他一眼
“长城,你先管好自己吧,赵云澜这人天天被他男人滋润着,含着怕化了,握在手中里也怕他疼,恨不得随身携带着。我看他啊,多半是被沈教授干的下不来床,还逞英雄来上班才会这样的,你啊,自己的感情问题先解决一下吧,老赵他饿不死”

祝红冲着那格外关心赵云澜乖巧懂事的小孩好心提醒着,似是故意“你最近那个相亲的女孩怎么样?”
郭长城的脸一下子红透了,五官肿胀的如同打架,显而易见的害羞和纠结起来,旁边的楚恕之也是哼了一下没有说话,祝红朝他那边撇了一眼,他才停止刚才遮掩的举动,竟然颇有些害羞文气的对着郭长城说了句
“长城,方便聊聊吗”那语气居然还有些嗲嗲的,平白让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郭长城半是愣了愣,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楚恕之心急似的连拖带拽的拉走了。

“阿弥陀佛”
林静冲着赵云澜的办公室,成功的摁下了快门,来了张自拍,还比了个耶,祝红也是无语了,索性等着沈巍来解放组织,不说话了。
“愚蠢的人类”大庆歪着头,猫耳有节奏的抖动着,侧耳倾听着里面的动静,那双极亮的眼睛闪耀着八卦的眼神。

“你们?在干什么?”极明显的那道清丽而干净的声音疑惑的问道,令祝红他们这些本来围着赵云澜办公室的人被身后的问候吓了一跳,被揽在祝红怀里的大庆,也是结结实实的摔了个扎实。
“愚蠢的…蛇”大庆揉了揉屁股,不满的说道。
沈巍:“………云澜在里面吗?”

林静显得格外的激动,冲着沈巍点了点头,那人好脾气的回应了一个微笑,便转头进去了。
“我感觉,老赵这是要搞事情。”大庆总结性的说道,自然收到了祝红和林静两眼发光的八卦神情。


“云澜?你在吗?”
赵云澜的办公桌上,还是放满了一大堆稀奇古怪的书,还有所谓缠着自己给他读的“睡前读物”显得杂乱而奇怪。沈巍眯了一下眼睛,聚焦到那堆显而易见的书堆里,中间凸起的小幅度,感觉像是藏了什么东西一样。
不知道是心灵感应还是怎么样,沈巍莫名的有一种悸动的感觉,就像是人们所说的那种小鹿乱撞的样子,连带着脸上也是薄红了几分。





赵云澜是厨房杀手这件事情真的是公认的,但是他一向对于自己的能力有一些错误的见解,堂堂昆仑君不知道是不是转世的路上一去不复返的被斩魂使大人疼的不会做事情了,此刻颇有些狼狈的在家里忙活着。

若是旁人看到了,不如说是炸了厨房的都会相信,赵云澜那头格外乌黑浓密的头发沾上了油脂,几根呆毛也是垂下来,高而挺立的鼻梁上布满了汗珠,厨房里的锅子,终于在半天后,传来一阵阵浓郁的白汤香气。
他急急的拿起旁边的勺子,全然没有注意到锅盖的滚烫热气灼灼蒸腾着,也不裹一块抹布便想看看自己的成果 ,还好还差一点的时候被沈巍握住了。
那手的温度自从魂魄有了三魂七魄的出现,些许的温热了一点,只是还是比常人冷一点,泛着淡淡的的檀香清冷。
赵云澜却没有被吓到,熟悉的回应住那人的指尖,划过皮肤的刺激让人痒痒的,沈巍稳了下呼吸,将火关了,回头无奈宠溺的看着自己孩子般的爱人,好像要透过那痞帅傻笑的撩拨皮囊,抓住那人的深情厚意一样。



“宝贝儿,你那么快找来,可就没有意思了”
赵云澜安心的将头埋在沈巍好闻的肩上,经洗涤的西装革履除了沈巍先来的檀香与柔情,还多了些俗世的温饱知足,长情相拥。
“云澜,你完完全全的恢复了?”沈巍不嫌弃的揉着着面前人油腻的发丝,棱落的唇蹭了下赵云澜的,对方显得惊讶道他的问题是这个,一瞬间难得的呆住了,可爱的让沈巍想将他揉进怀里,好好缠绵敛抑。
“宝贝儿,你就问这个?”
赵云澜被沈巍弄的颇有些害羞无措,但是该说的话,还是得说的。

他下定了决心似的,望着沈巍那湿漉漉的海畔深情里翻滚的情绪,一字字清晰而入骨的说道,仿佛要二人的指尖里溜走过去溜走的岁月都补上。

“小巍,你我不论为鬼为何,为人为妖为虚为实,饮下我的镇魂汤,从此不分红白黑阳,结为同枝叶,合为岁岁花”
赵云澜说完,还没来得及不好意思一下,便被沈巍拦腰抱住,那拥抱过去也是常有的,幸福而温婉,让人不分鸳鸯戏水,只想成为包容那一抹清泉的羽翼。



天色渐渐暗了,特调处的众人无语的等待着沈巍从里面走出来,可是任凭大庆使劲的听也听不见里面的动静,自然也不知道赵云澜和沈巍早就凭借神力到了何处,只能干等着。
郭长城和楚恕之也不知道去哪里了,一直没有回来。



也许以后,流行一个潮流,他们便要被放一次鸽子。



我喜欢你们!谢谢小仙女下凡

【他们】

*原著向
*一发完
*小甜饼
*三无文笔预警


01

我是沈老师的学生。记得刚刚来龙城大学的时候,母亲给我新买的运动鞋踏步林荫小道的第一刻,风飘飘悠悠。
我在风的吹拂里抬头,便听见在旁的女孩叽叽喳喳的声音,少女们好听快活的声音念叨着这个人的名字。
沈巍…这个名字极好听

不如同凡俗的那种艳媚,好似读来便有着恒古大山深处那——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的意境。
许是我还带着些怀春少女的情怀,竟暗自祷告起了这名字的人一定眉眼如画,是那种六宫粉黛无颜色的好看…

后来证明,我没有猜错,只不过沈老师给人的感觉,是那种清冷的谦然回首。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沈老师身上莫名的有那种冰封大地雪下包藏的一片柳叶芳华的执念,却又以一种华图枯萎的姿态迎接世人。

沈老师对谁都是极好的,但是却又极其的保持了界限,他的声音容颜宛若大漠孤烟熏里的一抹云端新月,极浅极淡逐渐隐没,却是牢牢的扣住了你的心房,让你不厌烦,却也无可奈何,产生不了任何私欲祢漤。
我听说有的人和他表白,他也是一一轻柔拒绝了,对方也只能自认不如,偏偏生不出任何气来。

我嗤笑低颜,想着沈老师那么好的人,到底会爱上谁,那个人可真幸运。

02
后来我知道了,有个高品质的帅哥在追沈老师。
起初,我也不过是和旁人一样期待着老师未来的爱人如何模样,倒也无什么旁者风云说着什么爱的分界与对错是非。
我一向认为,爱就是爱了,管他什么性别他法,指指点点……

果然,赵云澜长得也是和沈老师相配的,明明是个外表风流冷漠客套的人,豺狼虎豹也是应对的来的俗世巧招,偏偏和老师站一起的时候格外相衬。
一个流光溢彩,一个暗自销魂明媚
一个明月皎皎赴,一个悠悠寒梅綺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沈老师及其回避赵警官炽热的灼灼目光,只是……
我总能看见他回头时暗藏的克制,或是极少的呼之欲出的欢喜,或是绺绺洋溢的后悔复杂。
只是最后都是云散树眷的轻烟回应,莫名的眷恋,那么执意的害怕与殇殇逃避…

沈老师对谁都好
却这样的回避一个人

03

有次上晚课过来的时候,我见到了沈老师落寞一人的背影,走在石板铺满月楼上的青筋小路上,明明是个格外引人注目的人啊,却在那时候格外的苦涩与归隐……
我想,如果赵云澜在就好了,沈老师能开心一点
我想,如果沈老师不躲避也好

我不知道最后的结果是应该说得偿所愿还是给人实实在在的暴击,我成功的见到了所谓的英雄救美的场面,我看见躲闪的星星,一如同沈老师那双极亮及其克制的眼神,赵云澜狡黠灵敏的回应。
巫山云雨,一瞬间万般宠爱,我这才明白,原来老师那么的喜欢眼前这个人。
后来我知道,那份深情怎能一爱字阻挡。

我半是瘫倒在他们身后的古墙上,那瞬间我感觉自己比幼时躲着父母,看电视剧银幕里情侣之前的短暂虚情假意的轻吻唇舌,要激动的多,亦然兴奋了好久。

04

有幸在次见到他们,是在那次的活动里,我悄悄的跟随他们的眼神,可能是那两人之间的情愫太浓,浑然没有注意到我如同侵略一样的眼神。

我低头啃着赵云澜和身边几个手下买回来的零食,看着远处赵警官耍赖顽皮的目光,暗自窃喜了一下,沈老师不自然僵硬的表情和微微红起的耳朵,已经出卖了他。
子曰,非礼勿视啊!我将那块被我啃的不成形的骨头举起来,遮住了自己的打探。
如果一个人长时间的推移你的感情,偏偏还琴瑟鼓鸣的回应你的深情,那一定证明他很在意你。


05
有人说,一个人最不能欲盖弥彰的,是你的眼睛。

我感觉自己仿佛看透了什么烂俗世尘埃的蒙蔽,在那神秘的女孩悠然讲完故事以后,惊魂的篇章遥然堂堂,我居然荒天铺地的接受了这鬼魅而又陌生的地方。
我感觉,沈老师的目光,穿透了明媚淳尧,山河表里,虽然呼吸平稳,但是我只感觉他的眼神延绵追随者赵云澜安稳的睡颜,无关风月俏佳,已经将对方扣在了骨骼中。

我突然对他们俩的故事,更多了一些隐晦不自知的期待与迷茫,如果一个人明明那么在意对方,却仅仅只是露出了冰山一角的雾霭弥烟,那他爱得多克制,就有多痛苦,也有多激荡感激。

不知道为什么,我只感觉他们的故事,我怕是永远不能知道,但是只是见了匆忙几瞥的回眼中,我感觉,他们的情绪羁绊,极深,也永远说不完结局。



06
后来啊,
我想,他们应该在一起了吧

要不然,我怎么每天会见到赵云澜的猫每次早晨来帮他们取早餐呢?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真想更多的,了解啊…………




END……

【小巍与昆仑】时间囊(番外篇)


*三无文笔预警,纯搞笑
*今天有事,更一张流水账🔴
*喜欢请关注
*右上角,点关注,不迷路

自从沈巍知道了赵云澜的时间囊里藏了什么以后,之前的阴霾也一扫而空,一瞬间感觉浑身畅快淋漓了不少,难得的清爽起来,虽然结果是让赵云澜累坏了,但是沈巍表示不介意再来一次。
不过自从那天过后,赵云澜的出现便在龙城大学里流传,此次天涯论坛贴子上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巍澜同人文,据说还有两位长得和他们十分相似的演员要表演他们的故事,不过这些赵云澜是万万不敢让自家醋坛子知道的。
所以,这时候,赵云澜对沈巍不会使用电子设备表示了强烈的感恩回馈,沈巍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也欣然接受了。

其实沈巍和赵云澜一直觉得,如果时间囊里真的还缺什么的话,那就是彼此剩下的疑问。


比如赵云澜一直想问,沈巍是如何每一世都能准确的找到他的,但是这个问题显而不能直接问。
比如沈巍一直想知道,赵云澜见到那些自己日日相对的画时的心情,对于这一点,赵云澜表示,当时觉得颇有一种黑吃黑的感觉,只不过结局才发现自己是白被黑摆了一道。
彼时的沈巍搂着赵云澜的腰颇为娇羞的笑了笑,那表情声情并茂,俨然与当时初闻时的错愕截然不同,只叫赵云澜后悔没有好好珍惜自家美人还是小白兔一样乖巧的时光……

这种持续夫夫感情生活的妙招自赵云澜全部招供后也很快传到了特调处,以至于现在特调处的情侣们也纷纷置办起了时间囊这样东西。
比如说楚恕之的那里面放着的唯有郭长城之前写完的日记手册,楚恕之说,他打算等郭长城这小孩死了以后,做成走尸随身携带着,如影随形,这样就自然不需要郭长城准备另外一份时间囊,直接乖乖的跟着他便好。
反正他也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

再比如汪徵和桑赞的时间囊里只有两张字帖,一张陈旧积灰,仿佛被人攥在手里曾捏了千万次的细微暗纹,另一张呈新鲜活。
如果你打开这两张字帖,你便会发现,那上面一张写着
“岁岁月月年年思你”
而另一张则是“日日夜夜盼盼终归”


再比如,不久后的将来,赵云澜和沈巍便会发现,其实网络上流传的各种小说改编的来源是一部异时空的书籍,而素材的提供者,则是一个ID为“小巍和昆仑”的用户———祝红。
祝红对此表示
“爱他就要看他被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