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衫湿

得而复失,失而复得
本命:靖苏,巍澜,k莫

【椿湫同人】不予心田,念念不忘

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
【十三】必有回音
清晨,薄薄的雾笼在如升楼之上,不知何时雨已停了,只留迷雾弥漫,更为那幽静的楼添了几分神秘,一片喃喃细语之中,似有悠悠笛声顺着晨曦而来,只见那青衣人站在如升楼的房檐之上,如风的眉眼之中淡淡忧愁,戴着悠远的笛声传入那素衣少女之耳,不知为何,每当听到此曲,她就会如品一诗,总有些想不起的前尘往事,夏韵默默的想着,却看不清那迷雾中青衣男子之貌,那人总是将面目隐入迷雾,想着如此,夏韵又不觉的睡熟了,层层迷雾之中,惊蛰苦笑着,笛声宛然停了………
“清晨的露水,自是泡茶时的上等之饮”椿想着曾经在人间之时,听鲲讲过,那时的她初到人间总是伤情,常常昏昏睡去,鲲为弥补自己心中之愧,常常去搜罗一些古怪之说,竟真的将自己当时的病治好,不过只是表面,心病是难以根治的,想到此处,椿不禁暗自笑着,好在现在湫还在,岁月的等待终究是值得的。
而另一边,湫却不那么淡定了,他昨日听了惊蛰所言之后便几番思索,却又怕半夜去惊醒椿,所以便拖到早上,椿她总是不贪睡,这时她应该醒了,所以湫便在此时过来看看,哪知自己早为椿留出的屋子里根本无人,只留下一股淡淡的海棠之香,自己所做的衣服终究只是在衣柜之中摆着,没有穿过的痕迹,就像,这几日,她从没有说过爱自己一般,想到此处、少年梅花般好看的双眼不禁变的嗜血般通红,唇已被自己咬了血,可是少年似是察觉不到痛意一般,面目已变得如魔一般,本就清瘦的手紧握着,这样握紧便更加骨骼分明,仿佛已为魔一般,却还是想去找她,可是却身形晃动,每走一步似是用尽所有力气,终了承受不住,猛然倒如升楼门前,电光石火之间,看见那少女已下了船向自己奔来,嘴角宛然换做一抹放心的笑意……
“砰”少女怀着踹着的新取的露水罐猛的砸碎,划破了如玉般的皮肤,冒出血来,但她却并不在意……
“湫!湫,你怎么了,别吓我”椿不禁被吓出哭腔,霎那间,泪水滑落。
“别……怕,咳咳,你在,就好”少年用修长的手指轻轻抚着少女的发,自己日思夜想的那双桃花眼中蓄满了泪水,“我,没事,让我在你这里靠一会儿就好,就一会儿”湫喑哑疲惫的嗓音只弄的椿更为心痛,但曾经听闻惊蛰所言,这种心病只得她来治,所以只得如此。任由腿上的血流着。
过了不久,少年紧绷的眉眼终于舒展,缓缓睁开了双眼,只见那心上之人望着自己,不知心中是狂喜,还是忧愁。
“椿,对不起,我今日看你不在房内,便格外着急,你……无事吧?”少年柔柔的凝视着面前的少女,眼中是莫名的复杂情感。
“我今日……为你去取清晨的露水,想为你烹茶,可不想惊醒你,便早一点出发了”椿望着对面那深爱的少年,紧张的说道。
湫缓缓的放下了悬着的心,忽而发现,椿的手似乎在腿上护着些什么,几番不让他看,刚刚松下的眉眼眼又不禁皱了起来,放心不下,便只接将那人缓缓抱起,走向她的房间。
“这是你怎么弄的!”椿终究躲不过少年的关切,不觉间,只见那人低头吻住了她的伤口,细细允吸着,温热而深情……
“椿、嫁给我好不好”………“椿”少年低哑的声音里包裹着浓厚的欲望,“你一靠近,我便忍不住自己,我想要你,你的每一次呼吸,每一次唇间所言都会让我激起一种如火般的欲望,但我一定要给你,我的整个星辰世界一个最隆重的婚礼,执子之手,与子携老,你……可愿意?”
“我………愿意”当那日日夜夜思念的声音说这句话时,湫仿佛听见了整个繁华世间,所有的璀璨星辰,来自蔚蓝的大海的,每一丝思念之音构成这世间最美之音。
“我爱你”湫缓缓抬眸,一遍一遍的说着此言“我爱你,如同没有尽头的天地星河,永远绵延不觉………”湫吻上那人的发,眼角是绵延的泪水。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追寻。一曲一场叹,一生为一人。 不论那时光易逝,岁月难留,他们终究没有错过那岁月难留的相守。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