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衫湿

得而复失,失而复得
本命:靖苏,巍澜,k莫

【他们的故事】


喜欢请关注或评论❤️
*小甜饼
*可以结合前一篇《他们》观看
*三无文笔预警




这天,我寄到了一个快递,给快递的那只手骨节清晰度的手好似画出来的冰冷线条,给快递的人遮掩着大而沉重的帽子,看起来好像要将那模糊不清的面容下纤细的脖子压断一样,发出吱呀呜咽的扭转声音。
连带着声音也是冰凉凉的,仿佛大雪消融后的那一抹亟待无归途的长路,冷硬而古板,却对我平白无故的透出内衬的虔诚欢喜
他说,姑娘,你心愿可了。
我疑惑的打开那本神秘面纱般蛊惑寤寐的书,如同某种特殊而神秘的交换,与契约奴隶的命中注定,那书上写着两个飞扬有落地生根大字
——《镇魂》


我想起了不久前离开龙城大学前在雨夜花生离别之际,沈老师满足而不掩饰的岁月安好,如花开花谢岁岁年年如此的脆弱美满。
包容不堪回首的刹那永恒,填充的搁浅水源深处的温热信仰,沉溺而又根深蒂固,身旁的赵云澜被他牢牢的抓住,不苟且有挑逗乖巧的笑着,难得的懂事温顺,尽管昏沉,让人看的清楚,却不敢细瞧沈老师心爱的珍宝。
我想,现在我应该明白了,只是看清了苍生褪尽后魍魉谴倦的鸟鸣声谢,蹉跎妖撩离愁分别里格外纯粹,忤逆负重前行的信仰思情。

一如初见雏形的魂火飘洒,生出了这样干净美好的人,一如女娲造人时在旁潇洒飒宇,包容不堪万象的起初寒冰暖煦青衣人,遮掩霾汨了这样薄情的世界…………

只是,为什么?为什么要让我得以知道这样的事,我不知道是自己痴心妄想后残念根生的疯狂还是我着实像某个中二少年身旁的小佐罗,有这样的运气,实在不知道该说一句心生圆满还是跳海落幕。
然而事实不容许这样扯淡的情况出现,如果我真的跳下去了,怕不是我妈会抱着我的尸体哭半天,然后谁也不知道我所收到的深情厚意,亦不知道是谁给予我的cp情怀。
我觉得,这是让我在浮华喧嚣里偷得的一息安寝,无秦兵后至的退让无奈,也没有纣王酒池肉林的外露暴虐被外人传说的浮华无度,有的只是遂决已定的热闹却无声的欢喜摩擦。
书的最后一页,我看见了一句摇曳应承般的发问熨帖后的一句话,署名是priest

“他们存在,对吗?”
我想,或许一花一世界,一叶一流年,花开花落,他们不败,而我们得知有幸,思之敝履……

后来………
我交了个忠厚老实的男朋友,低眉睡眼的让人挑不出错来,只是迂回前进里,我依旧记挂着那两道心中不灭的煦暖身影,不会湮没老去。
当我牵着女儿的手,温热且细腻柔软流到了心里,就像我从未对于他人所道过他们二人的一点一滴,也在未曾谋面那日的神秘人。

重峦叠嶂,撩拨了振聋发聩的人群累累,我又在人群里,看见了他们。
戴着鸭舌帽的人儿年轻快活的举起白净却并不瘦弱的手臂,隔着糟粕糜费的商业繁华,冗长而滂沱如水,那急切又害羞的怕被人看见的思绪直直接住了一个细腻温婉的翩翩公子身上,他笑了,然后如乘祥云端舟般跑到了调皮可爱的恋人身旁。
我看见他们的身影消失在人海里,不知道为什么,少女时节没有开火结果的感慨突地冒了出来,所有人都幻想着祥云七彩斑斓的爱情羽翼,却最终选择抛弃迂回不提曾经单纯的烂漫裙袂的青葱年华。
拉着我的手紧了紧,是我的丈夫,他难得的追了上来,半是疑惑半是体谅的着急于我的飞奔直去,手心透出温热而透明的液体,颇有着荟萃引吭的洪荒长歌里的幸福相度。

我这才知道,他们的故事,隐匿了汹涌澎湃,却造就了这样孑然的缄默,俗世烟火。


2018.9.8
微雨隨筆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