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衫湿

得而复失,失而复得
本命:靖苏,巍澜,k莫

【椿湫】不予心田,念念不忘(2)

【二】椿去湫来,海棠花开

我们死后还会重逢吗?会重新认得吗?” 
“我们会重聚的,无论变成什么模样,我们互相都会认得出来。” 

“你相信奇迹么
椿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在不断的下沉,灵魂仿佛被一阵猛涨的潮水冲走,陷入无尽寂静,湫,这就是死亡吗

“又有新的灵魂来了,灵婆大人,您过来看看吧”惊蛰说到,唉可是思念苦,难以愿意,情这一字,真正遇上了,可苦了这痴情人了呦”
椿,过了这百年,我此生还能再与你相遇吗,
这灵婆职位,真真说这世间最难熬的差事了,湫吞下那颗醒酒药,走向那桌前。
忽然,湫那双眼睛恢复了清明,眼眶中,是那百年以来从未有过的冲出心底的狂喜。
椿,你终于回来了…………
你,这一世,过得好吗?
你可还爱跳舞吗?
你的歌声不知有没有变得好一点
就这样呆呆的想着,竟然没有注意到别的字,只是望着那椿字湫便在不知不觉间泪流满面。
终于, 眼眶中的泪水忍不住落下。
椿…这一世,你与鲲……好吗?

惊蛰看看面前的椅子,刚刚还端坐在那的灵婆大人忽然不见了人影,他便看了看那纪录世间灵魂的本子———生死簿上的字“咦?椿,怪不得啊,灵婆大人那么激动,看来这本子又要让我来登记了。”
惊蛰登记一半,忽而一笑,看来,是两个笨蛋笨蛋呢,那来自人间的资料上分明写着:
椿,孤身一人,独守此生
“那小子,知道了该有多高兴啊!”

【如升楼】:湫记得那天,自己用了两个时辰,这样找出了椿的灵魂,那一条头印海棠花的小鱼,静静沉睡在水中,湫深深的凝望着,似是要把她刻入骨髓,湫用这世间最温柔的语气说到“椿,欢迎回家”
-----------------------------------
温暖的阳光照在少女的脸庞上,微微的头痛袭来,我,这是在哪,我不是死了吗,灵婆大人难道把我复活了吗,可是,为什么,而且灵婆不是说只能长成大鱼以后才可以把人化作为人形吗?
忽然,椿的瞳孔放大,这,这是自己在海底世界里的房间,忽然,喜悦冲刷了椿的理智,她微微颤抖的看着眼前的人“妈!”
“椿”凤看着面前的女儿,刹那间已经控制不住自己喜极而泣,“椿,你终于回来了,过了这百年,你终于回来了”
“对了,妈,我为什么会变成原来的样子,而且法力也回来了?”
凤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难道要告诉椿的湫竟然与前灵婆赌上了他生生世世的时光,湫只永远能接这个灵婆的班了来换取椿与自己(凤)早日重逢,凤最了解椿,这孩子虽然表面对湫这孩子不冷不热,可是心里却是很在乎的,唉,真是为难了这对痴情人了……
“是灵婆用代价换来的”凤不打算瞒着椿这件事情的经过,只是最关键的,做这些的人却不能说,这是湫恳求凤的,凤只记得那个自己看着长大的阳光少年只有对椿的心与拿容貌未曾改变,其他的似乎已无丝毫相像之处,那空洞的眼神在只有在注视着椿,并且把椿交给她时才有了温暖,但让凤疑惑的是湫那眼眶中裹藏不住的绝望,唉,凤暗自叹息道,湫,你为什么不告诉椿你还活着呢
“妈,我知道了,我想问,湫,湫他活着吗,可以将他救活吗?”
“这自然是不行的,灵婆大人救你自然有自己的原因,你也不必苦苦纠结了”
“妈,我知道了,只是湫他……唉,我还是要找点事情做的,我的法力虽然恢复了,但还是不能像原来那样使用法力,只能在恢复一段时间,我可以去帮鹿神酿酒吗,我在人间便是做这个的”
“好吧”凤看了看椿,这孩子的性格也变了不少,似是不愿让自己担心,其实椿有多想湫只有她自己知道,算了,这一辈的孩子的事,自己终究也只能做一个旁观者,罢了,随她去吧。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