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衫湿

得而复失,失而复得
本命:靖苏,巍澜,k莫

【椿湫】不予心田,念念不忘

【三】阴雨绵绵
椿重新回到海底世界之时正是人间的立秋时节,每当这时,这时椿便会来到人间的海面上,呆呆的望着海面,嘴里喃喃低语道“北冥有鱼,其名为鲲……………………
只是每当念到这句,她便唔咽着低声啜泣起来,低声说着:“湫”。
纵使当时年少任性,不知身边那人的付出,只是此情悠悠,总莫能割舍,终是生命往复,人人相隔,终会因当时的否认一情刻入骨髓,永生难忘,只是纵然数年时光匆匆而过,那二人容貌纵使没有改变,无奈周围人事匆匆……
“鹿神,今日有没有什么新酿的酒啊?”
“自然是有的,不过……”鹿神忽地叹了口气,看了看面前的这个女孩,她仿佛一脸不解的样子,只得无奈的笑了笑,道,“椿,今日的酒还是让小茴去送吧……”
为何,每次这位客人的酒,鹿神都不肯让我去送?椿低下眼,暗暗的想着…………几番思索之后,终是打算问一问鹿神。
“鹿神,为何每次这位客人的酒您都不让我去送,他,究竟是谁?”
鹿神神色自若,但不知怎地却浑身一阵,神色几番变化之后,终是打算说出那答案,对着椿的眼睛,直接说道,“自然是灵婆”
“灵婆!”椿浑身忽低紧张的战栗起来脑海里有出现那深入灵魂的男孩的身影,那像阳光一样温暖的笑容,“湫……我………还能救活你……吗?哪怕用尽我自己性命………
鹿神凝视着眼前的少女,眼睛又转向了那远方,这兜兜转转的命运啊,究竟打算让这对苦情人如何呢?

【如升楼】:“酒!酒呢?快把酒拿上来”
一只浑身漆黑的猫深深的看了湫一会儿,忽然化作人形,自是惊蛰。
“我说灵婆大人,您这三天两头的喝酒,就光是那么一个月你就喝了近百坛酒,您这样下去的话,我都不知道跟您家那位小姑娘怎么解释”
“哈哈…………哈哈哈哈哈,椿,椿她怎么会是我的呢,真是…………真是可笑,她,她是鲲的啊…………”湫眼中已是蓄满了泪水,面上只有凄凉,那往日如朝阳般的目光早已逝去,眼中那满目的泪水也掩饰不了的是深深的绝望。
惊蛰只好拾起旁边的酒坛,慢慢的退下,已经是多少次了,每次当他劝阻湫说椿是爱他的时候,湫却只剩下了嘲讽与冷笑,这孩子,究竟还是当日那个为了爱去恳请灵婆的明媚少年吗?他是罢,他又不是罢………
这时,一只格外小巧的黑猫走了过来,她满目皆是不忍之色,那干净清秀的脸庞上写满的是莫名的复杂情感“椿,她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来,灵婆大人已经受了这么多苦了,她要是真的爱灵婆大人,不是早就该回来的吗?
“唉,夏韵,你还太小,不懂这一切,等到你到了我这个年龄你就知道了。”惊蛰说罢便转身离去了………那背影不怎么的显出几分凄凉
可是我爱你,与你年龄与其他都无干系,我要的,只是你,夏韵暗暗凝视着那离开的背影,喃喃自语道。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