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衫湿

得而复失,失而复得
本命:靖苏,巍澜,k莫

【痴】(一)

初次在这里发文。
有ooc
不正经文笔较烂见谅
长篇,不弃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原著衍生向(发生在番外后)

天地混沌,嘶声凄厉夹着那无边黑暗之地,似是永无止境,缠着那黑袍孤立,那人却只能只影踱着脚步,却莫名坚持的走在这充满着声声叹息,与不甘的无际冷落中。忽而破晓
不知何时出现的光亮与盛世美景映着那在宛然而笑的面庞中,仿若万世轮回中细碎而密密麻麻的相思,从来刻在心中,融合了千万年的枯守孤影………纵然黑袍一袭,众生离间,万人之惧,只要能换的那人生生世世不受伤害,再孤独又有何惧? 只要那人还要自己,只要他不嫌自己这阴晦之魂,只要他…………
“昆仑!”
若说得那痴心不负,万世不悔
赵云澜勉强的从那缠在身上的腰酸背疼中睁开双眼,蒙着初晨曦光,便看到那绝世无双,如玉般的人儿。那人清瘦的面庞上不知为何,染上了层层惧意与无边苦楚,忽地,那人睁开了好看的眸子。
“沈巍……,”一开口,嗓子沙哑的仿佛碎铃。赵云澜却庞若不知,只对那人说“不怕,我在”
昆仑怎会不知,那昔日单纯的鬼王少年是如何度过这无边痛楚,永世之苦;
赵云澜又怎不知,那人枯萎了千万年的灵魂,终是因他而燃烧,燃了无边黑夜,燃了隐晦欲望。
他为我倾尽天下,长立万年,我以永世回应。
沈巍又如何不知,不论世事变迁,沧海桑田间,一心永世。
赵云澜知道,其实沈巍一直怕他会离开,那人将满腔深情隐在平静面庞下的魂中,一想到此处,便难受的不知如何是好,他们在一起以后,赵云澜才知道,原来自己是那人撕碎平静面庞后的永世难忘,只有在梦醒的混沌之时,才能见到那人最脆弱的一面。
但是,画风一转易精分得赵处长腰是真的疼,赵云澜自省也是个糙汉子,再不济还是英明神武的一代昆仑君,怎么就做受了呢?思意至此,不免托着老腰,那未消的腰疼,让他本能的嘶了一声,好看的眉皱在了一起。
“你,没事吧,是我太没分寸了。”沈巍红着耳朵,仿佛被蹂躏的不是他一般。
沈·素了千万年的痴情老处男·巍,平日立温文尔雅的斯文外表下,是一个每次如狼似乎恨不得般将赵处长与自己融为一体的禽兽,偏偏每次还装的一副害羞小媳妇的面孔。
“啊啊啊啊,请假!”赵处长似是忘了自己努力礼起的光辉形象,难怪另门外刚抬爪打算敲门的大庆暗自低语一声“臭不要脸”了。
至于此情况如何发生的,还要从数天前说起。

评论(1)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