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衫湿

得而复失,失而复得
本命:靖苏,巍澜,k莫

【痴】五


万千山畔,潺水绵绵不绝
一切庞若梦境一般,只留黑衣飘渺,孤影独立
可是似乎缺了谁………,
不,不能忘,那黑衣少年实在着急得紧了,只觉心上什么重要的人,消失了…
那人,是谁?
少年百思不得其解,不由得咬牙,用尽内力对着心口锤去,着了魔般的绝望,浑身颤抖着,哪怕嘴中已有血腥味
若是那人不见了,我这低贱之躯还有什么意义?
………
对,那人是,昆仑,昆仑,云澜
少年不觉喜极而泣,豆大的汗珠伴着泪珠滚落在这绝美之境间,悄无声息。
对,我要保护他永生,对,没错。想到这里,少年笑了,伴着几分凄凉与莫名欢喜……
轻轻的,好似有一块薄布擦过他的衣服,那绝美少年悄然回头,却只看到一缕青袍锻,他高兴的打紧,不哟喊道:“昆仑”
可他抓不住…他抓不住那人的一片衣角,不知道什么时候飘来的云雾遮住了那人,那令他痴迷的好听的声音只剩下厌弃,那人说
“我会把你忘记,忘的一干二净!”
那人拂袖而去,不知去向……
别再次丢下我啊……,那长发的绝美少年骨节分明的手指已爆出青筋,不知想抓住什么,他绝望无助的跪着,却只能无助的垂下了头。
美目已泪眼婆娑,庞若水流…
半梦半醒间,飘来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

距离上一次的一战已过数月,那次沈巍打算消除赵处长的记忆
这第二次已是过了近半月,可是那病床上的人这次却好像被什么困住了似的,一直不肯醒来,时常模糊但撕心裂肺般的低声话语
只有一句话:
别离开我。

本来欢脱的特教处轮番遇到这样的情况,难得安静了许久,再加上赵处长这些天一直守着沈巍,已经几乎等同于油盐不进,熬出了黑眼圈。
沈巍,你给老子醒过来。
赵云澜真的很生气了。原因不外乎是沈巍一次又一次的不在乎他自己的性命,替他做安排,前两次看来是原谅那人原谅的太容易了些……
可是…
他望了望那病床上脸色白如纸的人,终究是揪心般的疼痛……
你到底是怕什么,沈巍?你怕我离开吗?
赵云澜暗自底喃……半晌无言以应那人虚弱的话语,只好余下一语叹息…………
我在啊……不会走了。呆子……


沈巍一瞬间感到无边光亮,伴着多日昏沉的头痛,本能的皱眉,迷糊的睁开了那双闭了多日的眼,却第一时间想到赵云澜,那青衣人决绝的话语与凛然的纵深一跃,他最后的记忆,便是如此。
“你醒啦?”沈巍一睁眼便听到那年轻人松了口气,轻快的说道。而小郭并未察觉背后的楚恕之皱了皱眉,有些不满的样子。
“您可算醒了,赵处长这些天都没有好好睡觉过了,一直守着您,这才刚刚起身去请医生啦。”
“是啊,您醒了我也放心了。”祝红的眼睛红肿着,“都怪我,那妖族放出我四叔的信息,我一时心急也忘了事先和大家商量一下,您和赵处长刚刚受过伤,而且发力耗了大半,这次还这般田地,都是我不好。”一向坚强的祝红在沈巍病床前哭的稀里哗啦,一方面着实是刚刚的原因,至于另一方面,是赵云澜这些天死守沈巍的可怕眼神,令她不免胆战心惊。
………
沈巍不知如何是好,刚醒来的眩晕感让他显得懵懵的,只好虚弱的摇了摇头,来安慰一下在他病床前一幅幅愁眉苦脸的面孔。然后便连忙问大家赵云澜怎么样。
“哗啦”
忽然来的一声声响让众人不禁回头,却发现赵云澜撒了刚买的药片,望着床上的人,俊俏的脸庞因为担忧而饿瘦了不少,好像呆住了一样。
一瞬间,沈巍顿了顿,连呼吸也停滞了一拍。
“呀,病人醒了。”旁边的护士阿姨打破了这死一般的寂静“小伙子啊,你这帮朋友可真不错,常常来看你,那位和你一样俊的小伙子啊,天天守在你这啊,为你擦汗,擦脸,我看看他这些天都没有怎么吃过东西的啦,对了,上次你来住院的时候他也是这样的喽,你们年轻人感情正好。”开朗的阿姨没有察觉到周围的一切尴尬,只是帮沈巍再次检查了一番,确定没事了以后便离开了。
“那……那个,大人,处长,我们先走一步啊。”大庆看着那死死盯着对方的两人,连忙和大家准备起身告辞。
郭长城并未反应过来,只是马上就被楚恕之连拖带拽的和众人一起走了。
VIP病房内,又再次陷入了安静。
“云澜,你……”沈巍刚开口…
不想得赵云澜一听到他的声音就像如梦初醒般,一刻也不愿意久留,掉头打算离开了。
沈巍哪肯放他走,情急之下不关自己还刚刚醒来,施了法力,紧紧抱住那人,力气大的好像要将他勒死一样。
“斩魂使大人”冷漠疏离的声音传来,“请你放手。”
说完便挣脱出来,将那人抛下,自己红着眼眶快步走了,怕自己一心软便会原谅他。
那人也难的的松了手,隐着不安与忐忑
赵云澜知道,离沈巍越近,他便会再也恨不下心,那双温柔似水的眼睛一注视他,便好像在一刻间经历了沧海桑田,诉说刻骨爱意。可是,真的不能心软了。。


那手松了手,终是空茫放下,望着那人走远直至消失在走廊尽头的身影,眼中翻滚着莫名滚烫的复杂情绪。
赵云澜快步回到了家里,多日来几乎没有进食的眩晕与委屈压在心头,一向天不惧地不怕的赵云澜,竟像个孩子一样,低声哭了。

评论(2)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