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衫湿

得而复失,失而复得
本命:靖苏,巍澜,k莫

【痴】六


有ooc
不正经文笔见谅
长篇,不弃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原著衍生向(发生在番外后)
赵云澜不知道这是第几次那么生气了,这情绪从他知道所有真相开始就没有好受过。他明明已经将自己的想法与心绪都告诉那人,他告诉过沈巍自己前几世并未有真心欢喜之人,他告诉沈巍自己现在只愿与他相伴终生,哪怕是无尽岁月。可沈巍偏偏还是将自己的性命视如草芥,却将赵云澜的性命攸关看的如同至宝。
自从他恢复记忆开始,过去一丝一毫的回忆真实的醒目,记忆像一碗枯茶泡制的酒,乍品时只觉苦涩,再探究却只剩下流年的痕迹,无处遁形,也无处安放,只是不觉间已经刻入骨髓,那人给了他这样的深情,虽说有一些故意,可那人却始终希望自己活的平安喜乐,不舍得让他范险。
可是沈巍你知不知道,没有你,我根本没有真心所爱,亦无真心想娶之人。
所以,赵云澜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气些什么,只是这面想想不舒服,那面想想心更堵得慌,沈巍一直以牺牲者的想法面对自己。
而且,这些天,他人呢?是不是打算永远不见了,和原来一样默默无言的在背后保护他?
自从那天医院离开后,沈巍便消失了似的,不见踪影,赵云澜也赌气没有找他,却在晚上饿醒的时候都能看到饭菜,他知道自己有踢被子的习惯,可被子却每次起来时都服服帖帖的盖在他身上。他努力的想清醒一些,和那人说说清楚,可一倒下便昏昏沉沉的,睁不开眼。那人不知道是怕面对自己的质问还是怕自己真的离开他。
沈巍,你可真他大爷的强。赵云澜将手重重锤在桌上,吓得旁边打盹的大庆一惊,像个肉球般滚落在地上。
“老赵,你大爷的!”大庆清醒过来后刚打算算账,可它看到赵云澜那张黑的不行的脸与红肿的眼睛,再也没有说话。
说也奇怪,这些天沈教授也一直不来找老赵,不知道是怎么了。

“赵处长!接到报案,一名女子被杀害,死因不明。”林静冲了进来,大喘气似的说
“你是蠢吗,这种案子我们遇到了那么多了,也不见得你那么激动,咋咋唬唬的干什么。”赵云澜吼了一嗓子。
林静:“……”任您老人家这些天的状态,我敢来就不错了好嘛,况且,这个案子的地点实在是令人汗颜。
“你是机器人吗?我不叫你告诉我地址你就不说了是吗?”赵云澜努力平复了一下语气,边喝茶边问。
“龙城大学。”林静抖着声音,视死如归般的说道。
“噗”一口茶水喷在了林静脸上。但林静却想的是,完了!斩魂使大人知道自己碰了赵处长的口水,肯定会被砍的片甲不留,而眼前的赵处长看起来更为可怕。
大庆:“………”


赵云澜开着那俩破旧的电瓶车经过龙城大学的时候,就感到两道目光投了过来,没来由的打了个寒战。
“赵警官,您来了!”女班长和小眼镜。(镇魂原著里的人物)看见赵云澜出现便激动的连连叫道,成功的给了赵云澜一个众人侧目的出场。在现场不远处警察叔叔的挥手示意中,赵云澜再一次成功的被众人皆知。

沈巍正在给他们讲题,背对着赵云澜,身形顿了顿。

他望了望那抹身影,终究没有言语,只是对着那两位同学淡淡地笑了笑,然后便笔直的向现场走去。
大家这才注意到,原来赵云澜身后的电瓶车上下来一个女孩,长得有几分清秀可爱,不知道是谁,只是看着她紧紧随着赵云澜一起进入围起来的现场,于是便不禁大胆八卦起来。
“那是他女朋友吧?”两个人实在好奇,想到沈老师与赵警官关系好像不错,便问道。
此言一出,沈老师的表情便有些可怕起来,那本来平静温婉的面孔像是被撕破了一道口子,一瞬间只叫人感到一阵没来由的寒意,正好此刻上课铃响了,二人便忙不送迭,逃也似地离开了。沈巍的目光沉了沉,悄然的消失在校园的绿荫里。

“你有什么不懂的地方问我好了。”赵云澜尽量温柔的对这个女孩,心里却没来由的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这上面领导的关系户也要他来带,说是了解了解情况,这儿也不是他们调来特调处的人,这仿佛是让自己带新人打boss一样,而且这儿引他们来的警察不知道去哪了。
作为一名自允优秀的特调处处长,赵云澜面对这糟心的状况,选择还是先看看尸体。这一看便皱起了眉头。
这案子,显然不是人为的。
女尸的身子被锐器从中间割成了两端,头却是好好的,甚至还带了一丝诡异笑意,但俩颊却像被怪物的牙撕咬过一般,心脏的位置已经空无一物,肠子洒落满地,但最让赵云澜注意的,便是那周围的血,画成了一个圆圈,将死者圈住。上面还写了几个让人看不懂的文字符号。
一旁的女生倒是意外的淡定,看起来文弱,遇到这种情况竟然还像没事儿人一样。甚至还不慌不忙的为赵云澜讲起了她所知道的关于这种文字的理解。
“这种符咒名叫伊瞽飒,是瞽族的一种祭礼时才会用上的符号,者种符号象征着是这个民族对祭品对的惩罚与厌恶,某种方式下,也算是惩戒了。”说道这里,女孩顿了顿,然后便将声音放的很低,似是怕谁听见一样“不过,这种符咒不该出现在这里,这个民族早在历史的长河里消失了,哪怕野史上也只有寥寥数语,这个民族的出现与结束的方式都有几分诡异之处,这种民族的符咒可以这样理解:戒大煞之心,安生者之路。”
房间内,女孩轻飘飘的声音没来由的给人几分诡异之感。
“那你是从何处看到的?”赵云澜问道。
“灵丹野书。”女孩说道,“这本书是我爷爷留下的遗物,他生前一直对瞽族的存在与鬼神之说十分在意,可是我那当官的爹并不相信,现在看来,我爷爷说的倒还是真有几分道理……”说道这里,女孩的思绪像是飘远了,显出一些难过之色,赵云澜感觉颇有一种同道中人的难过之处,不禁拍了拍那姑娘的肩膀。
那女孩的脸微微红了红,然后便问赵云澜几时可以正式调查,她也想知道爷爷生前的执着到底是因什么而存在。
“明天,等我回去和特调处的同事们了解一下被害人的情况,我们明天再一起来。”赵云澜回复道,却没有注意到女孩因为他的一句“我们”而隐隐兴奋起来,起初平淡的目光里透出一些欢喜的期待……


经过一天的糟心忙碌,赵云澜急忙与女孩道别,打算回去发个信息文件给大庆他们,并且回家好好了解了解这次案件里的符咒法术,所以一时间心急,也没有感觉到女孩扭捏的神情,就收下了她的电话号码,转身匆匆离开了。
车水马龙里,黄昏落幕中,其实才是龙城最安静的时候,没有了白日里的喧嚣吵闹,傍晚的夜宵小吃也没有开始,这兜兜转转的人啊,未来要去向何方。

赵云澜赶忙回到特调处将现场的状况和大家商量了一下,并且让郭长城祝红他们明天一起去现场探查,最后在脑子里过了一下思绪,才肯放心离去。
大伙忙着忙着,不经意间,夜色悄然而至,特调处里的鬼魂也陆续开始忙碌了起来。
“大庆,你有没有感觉赵处长现在比原来正经了好多。”郭长城小声和大庆嘀咕着。而祝红只是望着赵云澜独自离开的背影,在夜色中显得几分落寞。

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赵云澜也没有吃什么东西,在电梯里只觉得肚子空空的,他本来是习惯过这样生活的,可是自从沈巍出现一切便改变了,沈巍对他实在太好了,好过了头……不知道今天,沈巍还会不会留下一堆饭菜然后离开呢?想到这里,赵云澜便加快了脚步。
屋里,灯光晦暗,赵云澜愣了愣,走了进去,却马上被一个扑出来的人死死抵在墙上。
“你让开!”赵云澜看着面前的人,尽量使自己的语气显得冷硬。
那人好像没有听到一样,只是直直的盯着他,那目光里的柔情顷刻间已化为浓浓的欲望,赵云澜这才勉强通过窗外的路灯光看清眼前人的模样,不禁浑身僵直了一下,咽了咽口水。
沈巍不知什么时候变为了长发,乌发飘逸,映着那人皎洁如月的面庞,他的朱唇轻启,披着衣袍,低声喘息着,急促的喘息喷在赵云澜的侧颈上,一如万年前二人初见时那懵懂美艳的小鬼王。
“别离开我………”

评论(3)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