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衫湿

得而复失,失而复得
本命:靖苏,巍澜,k莫

【痴】八


有ooc
不正经文笔见谅
长篇,不弃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原著衍生向(发生在番外后
“老婆,你不要生气嘛。”赵云澜咽了咽口水,但是面前的沈巍也不说话,只是拉着他快步走着,那人攥着自己衣袖的手背上已爆出青筋。
赵云澜心中又甜又涩,知道沈巍肯定还是介意上次自己的气话。
那么冷静的人啊,也只有在他面前才会这样失剥去外层那努力塑造的温文尔雅,只有在他面前,万年的寒冰才会化作一块温润的碧玉。

赵云澜连声解释道。“那个,其实,那个妹子是我们领导发布的信息,人家妹子也不知怎么回事,昨天也不这样啊,卧槽,沈巍,你干什么,还来?”
昏暗走道里,沈巍忽然将他抵在墙上,周围冷意并发,语气似是模糊的说道:“云澜,有的话我最后说一遍。”
“我那日将你们留在结界之中其实也是多半有一些自私的,我希望,你永远不能忘记我。云澜,你还记得吗,上次大封一役,我本想消除你的所有记忆,我想着,如果我们再也不能见了,那不如把我的身影在你身上抹去,我的感情会拖累你………”说到这里,他低下头,暗自庆幸的笑了。“不过,你恢复了记忆,我本以为从此梦醒万年,梦里是非恩怨,爱恨纠缠对你而言不过是绿水鱼痕,碧波无影,因为你心中装的是天下苍生,是四柱之安,可昆仑,我心中自始至终不过一个你罢了,所以,我才想着,可不可以让我自私一次,可不可以让你不要忘记我,可不可以让你永远念念不忘的记住我?可以吗。”沈巍一字一句的说着这从来没有吐露出的苦楚。那俊美的头垂在了赵云澜身上,也绕在了斑驳的流年中的一缕清魂里。
“好,傻老婆。”赵云澜笑着如煦暖意,抱住了面前只属于他的小鬼王。
初见你时,无关风月,只因乱心,此后经年,周周复始。
明明是你让我明白了这世上的道理啊,真是个傻瓜………

楼下的人望着那个为见赵云澜特意打扮的漂亮妹子面面相觑,一时无言。好在郭长城同学不负众望,在长达一分钟的静止过程中在脑海里反复浮现赵处长的恐怖领导力,决定提议大家先一起来看看现场。
“哎,这块地方有个类似于古语的东西,看起来……怎么有点眼熟?“大家听着这番话,都纷纷围了上来,祝红看到那个女孩似是有些尴尬,解围般的叫她过来,问她的名字叫什么。
许是因为自己也曾经暗恋过赵云澜,祝红反而不觉得难过了。她想过,有的情愫不过转瞬即逝,所以她才知道,她没有资格和沈巍去争取,因为她还没有遇到一个爱对方比爱自己多的男人,况且自己是蛇妖族,人妖殊途,终归陌路,可是沈巍和赵云澜给了她一份对爱的期许,所以她能足够有勇气去接受这生生死死,人事匆匆。
“杨杜兮”那个女孩说道,眼里划过一丝黯然。
忽然,一阵瘆人的哭声从郭长城发现的地方传出,那哭声忽远忽近,具有穿透力一半刺耳。却没来由的听了让人感到倦意。
“你们不要怕。”平稳好听的男声缓缓的说,脚下踩着老楼梯发出的叽吖声,正是沈巍。
“这声音一听便是幽畜,没什么好怕的。”他淡定的阐述着。果然不多时便从角落里出现一个矮小丑陋,满身瘤包的怪物,一向黑压压的瞳子里,竟望着沈巍与赵云澜露出几分求救之意。
“众生,皆苦啊。”那小怪物的眼里流下泪,缓缓的倒下了。一道金光闪烁,如丝线般从郭长城身上流淌出,片刻间,那怪物已不见了踪影,而郭长城这才仿佛如梦初醒般看着大家。
大功大德,无欲无求,方能看破虚实,甘愿平淡的活一辈子。知道真相的赵云澜和沈巍相视一笑,赵云澜拍了拍郭长城的肩部,暗暗叹了口气。
“赵处长。”半晌后祝红问到:“其实我也一直疑惑,按说镇魂之火不灭,终不会有人再敢作乱扰乱人间之境,所以混沌常在也不会做乱,但是上次的妖族之乱显然原因不明,况且我们蛇族也算是妖族,但是却并未接到任何风生,蛇四叔也觉得奇怪,他自己也不知如何被劫走的,醒来后只感觉迷迷糊糊的,不知去向。”
“物极必反,看来又会有新的构造,而且从上次沈巍在那里伤的那么重,无法调动自己的斩魂鞭就可以看出。看来,这名女孩的死并没有那么容易,生死轮回,常会遇到一些魂魄不稳定的情况,这名女孩看来是生来魂魄便有意动,人有贪嗔痴念,看来装神弄鬼的不是妖族,而是念想。”赵云澜围着尸体,感叹不已。“大不敬之土生来便允许人有这三念,其实并不然,这世间,万物皆有念,就看你念的,究竟是什么了。”
沈巍的眼眸望着赵云澜,那眼中深情好似陈酿的香醇的酒,连带着寒意都消了些许“看来,蚩尤把我们引到这里,也是因为一念吧……”


众人皆愣了愣,郭长城没注意踩了一下旁边的符咒,忽而间房子的正南方好似一道撕裂的口子。
一瞬间亮光泛起,房子轻微的晃动着,大家只感到天地之间的大山大水,万里河川扑面而来
沈巍连忙将赵云澜护住,大声叫到“闭眼!”
“痴心难寻,众生皆苦,护人之德,可安天下。”郭长城望着那扑面而来的亮意,闭上了眼。









评论(3)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