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衫湿

得而复失,失而复得
本命:靖苏,巍澜,k莫

【痴情冢】


有人说,黄泉的尽头有个痴情冢
那些不愿转世的情魄流连于世间的人,只愿用不悔改于今世之世,缘债太深,故入情冢。
只是这情冢只是一个传闻,若说得在何方,就连孟婆阎王也要纳闷几分。
不过来往兜兜转转的鬼魂虽一时沉迷尘世,但终了也不过看一眼望仙楼,转身决绝喝下孟婆汤,便入了黄泉之河,和众灵汇合,待那千年轮回,从此绝缘,再无瓜葛

你若问可否有人找到痴情冢?喏,今日便来了一个。
那人一来便问的孟婆痴情冢在何方,孟婆哪得知道?一双布满皱纹如枯萎树枝的眼睛里依旧可见几分年轻时的俏皮面貌,罢了只回答一句:我也在找他
那人知道了,原来孟婆的牵绊故如此深
再说说阎王,一看到这人身世便吓得够呛,那人已无轮回可能,那本上无因无果,只写了大煞无魂,这人来到这里前便注定永不能见心倾之人。可那人的身份必定绑在那里,奈何不得。
苦差事啊,阎王如峰的眉头皱起,自叹倒霉。
可那人不哭不闹,好生安静,翩翩公子,着长袖连衣,面色如玉般,长发如丝好生俊俏,问不到痴情冢的来历也只是穿着那袭黑衣,乖乖坐在黄泉边,一双桃花般眼睛的眼睛里满是琢磨不透的冷意,只是一想到什么登上望仙楼看看后便会变得似一汪春水,好生让人怜惜,连带着周身的寒气也消散了不少。
嘶,倒是个痴情人
孟婆看着身边的小公子,时常笑笑,她的孟婆汤酿的好香甜,闻着便令人欢喜,那来往鬼魄有的失魂落魄,有的不谙世事,还有的无丝毫留恋之意,只是一闻到那孟婆汤的味道便会乖乖入轮回。
可曾还有人记得,孟婆也有一席牵挂,纵然已落的枯花也依旧灼灼鲜活。
可曾还有人记得,这匆忙苍生,无际苦楚悲欢里,空留一个孤魂艳鬼。
那人发现,其实空留在奈何桥的鬼魄不少,多是痴望远方,但心里清楚,二人已无再见之缘,那畔之人也再看不见他…………

不过一个念想。
女娲造人之时,可忘了这般田地?
那人觉得自己不能再如此下去……
他日日夜夜思念,永世守护之人过的并不好,变得骨瘦如柴,再无当初笑颜俊貌。
据说,痴情冢可安未亡人之心。
他便去寻那痴情冢,临行前,孟婆依旧笑着为他送行
她说,不可回头,亦不可错过


那人很快发现自己痴情冢不好找,简直就像一个虚妄洒脱的传言……
是啊,没人知道。
那鬼魄却身来一身倔骨头,纵然外表美艳,不可方物,可却偏偏如此执着,那无际荆棘刺穿黑衣,称的那人颇有些血意满衫,好生让人心疼。
就这样一年年,那荆棘上缠满那人的血
彼岸花开开不休,远远看去,如魅妖娆
他终是看见了痴情冢
白皙皮肤已布满伤痕,累累不止,他终是触到了那块碑木,并无任何悔意痛楚……
他看见,黑暗的出生里那邻溪微笑而立的一袭青衣

他看见桃花窈窈,林色寸寸却比不上那人的惊鸿一瞥
他看见潮来潮去,少年岁月流转里不变的容颜
他看见那人好看的笑纹,触到那人刺人的胡子,温暖的手心
……………
可惜这次真的不能再见了
无边炼狱里,幺幺彼岸花,应耳畔微风拂过那人长发,绝世容颜,无比之恋

“妈妈,这个叔叔会死吗”
医院里,匆匆闹闹,病房里却还是那么安静,一如那走了很久很久的人一样
那女人和周围的人一样哭的啼不成声……
病床上的男人看着年轻,大家知道,已经很久没有笑过了,那人瘦的不得了,只是呆望着天花板,颇有些倔强与期待。那眼中依旧可见昔日光彩,隐隐约约的落了,合上了眼睛……
父母相拥而泣,白发人送黑发人,苦不堪言……
“没有,孩子,他找到了归途”那女人抱着孩子,笑的好生欢喜,全然忘了满脸泪水
那病床上的男人,一生未婚,一生执着,是因工伤而死,平平淡淡,并无差别……


黄泉路上,一袭青袍如风,公子如玉,只是行色匆匆,不愿停歇
他问
痴情冢在哪

评论(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