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衫湿

得而复失,失而复得
本命:靖苏,巍澜,k莫

【成全】


*一发完
*刀子预警
*不喜勿入
面前的这个男人,西装革履,十分英俊,看起来倒是个适合过日子的青年才俊。
父母和我说,他叫赵,赵云澜,是在一个机关部门工作的,人很圆滑,对付各类场面都是应对自如,是当今好多姑娘喜欢的类型,我自认不是个世故的人,可无奈世事沧桑,人随着洪流冲刷飘着。
他看着我,露出几分不知是真是假的笑容,平白无故的显出一些深奥,他看着我的圆框眼睛,眼睛虽然看着我,但我却觉得他看向了远方,不过,到没有我想象中如同普通男子一样打探猎物的目光,对人还是挺尊敬。
彼时的我只是感到,嗯,还是可以相处。
门当户对,社会快节奏,喜欢了便要马上订下,好似怕失了什么先机。
父母自然是希望我能与他相处下去,然后按常规程序结婚,生子,老去……
周而复始
还好我们并不都是那么匆忙的人,这世间再俗也难改我这种较真的倔强,事到如今我亦觉得当初的我没有做错。
赵云澜是个很细心照顾我的人,我们至今出去约会他也并没有做出什么荒诞举动,我总感觉他其实很心不在焉,每当我们走在一起的时候,他的思绪都飘的很远,我抓不住,这个男人总能在转眼间恢复那幅体面的笑脸,叫人无懈可击。
事实证明我没有错……
我们相处不久,他便带我去看了他的同事和朋友,说也奇怪,他的朋友一个个的看到我皆是愣了愣,然后在欢声笑语的应酬间,我听到了一声声隐隐的叹息。
可我好像,有一点喜欢他了……
我照着镜子,面前的女孩文质彬彬,带着一双圆框眼镜,是当今大多一般人喜欢的结婚对象,我心里清楚,父母为了培养这样一个我,有多不容易。
可赵云澜不是普通男人。
终于,一向心思敏感的我发现了端倪,赵云澜每次分别后都会来到一个很安静的公寓,然后便匆匆逃离,好像眷恋又好似躲避。
又比如他醉了的时候总会嘟囔着什么“肾胃…”我理所应当的认为,他需要照顾,我知道,他肠胃不好。
醉意朦胧间,我焦急担心的面庞映入了他的眼眶,他不知为何,突然扑了过来,我们的距离一下很近,可气息贴近,我却觉得我们的距离越来越远,隔着绵延山脉,我不知当时的我是什么心情,我推开了他。
面前倒地的男人,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赵云澜,低声哭了,他摸索着什么,一副十分无助的模样…………
人们常说,被宠爱的肆无忌惮,被伤害的乖巧懂事。
可我觉得,面前的男人,是前者。
我知道,他心里有个我比不上的。

我知道,那个人不会再出现。
我和赵云澜提了分手,面前的男人笑了,然后伸出双臂,我们开始了一个简短而体面的拥抱。
我不知被什么触动了,我说
“我帮你找他”
赵云澜顿了顿,立刻红了眼眶,
他说
“我就知道,我瞒不过谁,我骗不了自己,他回不来了“
与我想的如出一辙,倒像是老天惊心安排的一场闹剧。
主人公已变成独角戏。
后来,我知道,那个他爱的男人叫沈巍,我知道,他可以为赵云澜付出一切,他对他的爱世间只此一份。
我知道,这世间上天入地再找不回来这样的人。

我明明没有爱上赵云澜,却也知道自己输的一败涂地,我们所有人都输了。
我看见巍巍山脉,看见惊鸿一瞥,却并未乱了我的心曲。
我第二天哭着醒来,然后便匆匆逃离那场与现实冷漠不符的似海绝恋。
我知道,这世间我注定是个普通人…



我看着病床上孱弱的男人,我的丈夫去请医生,孩子还在问我问题,那个男人似是回光返照一样,望着苍白的天花板笑了。
就像看到那人柔情似水的面庞
我对孩子说,会的。
赵云澜死前,我们一直是惺惺相惜的朋友,我和他去了昆仑山,去了那个叫沈巍的,他爱人可以出现的每一个角落等待。
尽管我们都知道,他不在了,赵云澜每每等待到最后都会哭的稀里哗啦,哭的好生委屈。
那个人成全了他的深情?
亦或只是一个美梦”
我知道,他的永远里离不开沈巍……

我知道,这是我能做的最后的成全……

(上次痴情冢里出现的妹子)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