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衫湿

得而复失,失而复得
本命:靖苏,巍澜,k莫

【痴】十五


斑驳的阳光透过树叶密密麻麻的披撒在特调处的办公室内,方才还热闹满堂的人,现在悄悄的趴在门口偷听,隐约听到细琐的呼吸,但特调处处长办公室里的三人安静的坐在那里好一会儿了,空气里空留压抑的呼吸声。
赵云澜感觉明明是炎热的夏天,可是旁边这俩祖宗凉的和冰一样,许久没有动静,赵云澜暗自排腹,空调都比这儿热。空气里弥漫着丝丝寒气,再看看自己身畔的沈巍,满脸阴沉,从刚刚自己为鬼面求情那刻脸色就没有好过,黑的能滴出水来,赵云澜深吸了一口气,决定环节一下这尴尬的气氛。
毕竟自己也是万山之祖吧,这点问题肯定没有问题的!
“咳咳……咳~嗯”赵云澜突然发出的咳嗽声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弄的沈巍本来隐隐散发的醋意顷刻间化为心疼,身上的寒气也尽消了,为赵云澜拍了拍肩臂,心里自责没有照顾好他。
鬼面眉眼一挑,玩味十足的看着对面的二人“哥哥,这可就是你的错了!没有照顾好昆仑,早知如此,还不如……”
话音刚落,沈巍阴沉的目光落在他身上“我不许你这般叫他,你有何资格?我对错与你何干,要不是……谁会留你下来?”
要不是赵云澜习惯了对他柔情万分的沈巍和斩魂使是一个人的人设,恐怕精分会更加严重。赵云澜不禁挑眉看了看面前中二病满满,一脸玩味的白发少年“没事,我跟他谈谈,老婆你先回避一下”
沈巍的目光一下变得如同一只委屈的小白兔,满腔恨意藏在心里,咬了咬牙,最终还是走到门口去了,吓得祝红他们这帮围观群众落荒而逃。
这下,真真正正的只剩下了赵云澜和鬼面两个人。

赵云澜全然没有了方才散漫的态度,冷声打破了面前人的笑意“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只此一句话,便撕破了鬼面看上去无懈可击的笑容,如画的眼畔滴出泪来,白发披散,宛然惊艳,若是旁人看了必会心疼不已。
“昆仑,我想要什么你不知道吗?”那模样一如万年前惊鸿一瞥的懵懂小鬼王,只是眼中多了难掩的贪念。
赵云澜愣了愣,半是叹息半是宛然的嘀咕了一句,随后摸了摸那少年的白发,说道“小中二病,别想那么多。”语气里满是回忆里不舍的伤痕。
鬼面的目光黯了黯,忽然又亮如璀璨繁星,似是撒娇的举起了手,努力将眼中将落的水汽憋了进去,末了,酸涩的说了句“昆仑,你明明知道”那语气苦涩,不禁让赵云澜哑然,“可不可以,最后抱我一下”
赵云澜深深的望了那少年的眼半晌,随后给了一份疏离的拥抱,转身离去,毫不留恋……
鬼面闻着赵云澜留下的痕迹,那衣袖上好闻的味道,哭的撕心裂肺,他知道,自己这之后再无退路,这千万年前自己躲在哥哥后面的惊鸿一面,便注定了缘分,也注定了自己的结局,看见那人时,只记得万物失色,天地颠倒。
其实,自己想要的,不过颇如墨色的冷眼里的一袭青衣,一份真心。
到头来,输了干净……


赵云澜回到家里时,只见到男人整理厨房的背影,闻到自己喜欢的饭香,总觉得自己仿佛隔了千万年看见那黑暗里默默痴守自己的小鬼王,隐忍克制的爱意,扑面而来的酸涩让赵云澜本能的环上沈巍宽厚的背,这个人,到底背负了太多,等待了太久太久,才成了如今温文尔雅的沈巍……
万山绵延不绝,桃花盛开时,那少年转身的欢喜一笑。
沈巍早知道他回来,自己俏想泪万年的人的气息那怕相隔再远自己也是闻得出来的,低声笑了笑,声音温柔的能化了杂思贪念。
只不过……
沈巍呼吸停滞了下,皱起了眉,随机将赵云澜压倒在床榻上,含着浓浓委屈“你抱他了?”那醋意翻出,就再难回去。
赵云澜摸了摸沈巍憋红的脸,没有丝毫解释,只是直接吻了上去,隔着衣衫细细吻过他的眉眼,吻过他干涩好看的唇,描过他细腻的侧颈,一路下来,终是吻上了他吞咽的喉结。
沈巍的欲望铺洒,压抑自己如狼似虎般想将赵云澜压倒的渴望,触雷般起身,抖着声音说“云澜,你…先吃饭”
赵云澜暗自窃喜,两手握住沈巍的肩,继续撩拨面前的人,呼吸碰洒,沈巍彻底同一个缄封的吻来停止了赵云澜不安分的手。
看来,赵云澜的老腰是快废了。

评论(1)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