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衫湿

得而复失,失而复得
本命:靖苏,巍澜,k莫

【痴】十七


“这就是所谓的旅游?”大庆已化作人形,模样算是清秀,看起来是个颇为年轻的大男孩一般,消退了所谓的累赘肥胖的身材后,大庆本觉得自己自己好不容易度个假,却猛然被赵云澜布置去提行李,本以为一向不善言辞沈教授会仁慈些,的可没想到他们为他安排的是一个所谓的帮手——鬼面
对此,大庆只能表示斩魂使大人的计谋真是高,不光给自己省了一个头痛的麻烦,而且还可以让老赵开心,让他弥补内心的纠结。大庆觉得这次的活动结束后,是时候提提他的湖滨喵房了。
“那个,这位先生,请出示一下您的证件”前台的妹子很少见到像赵云澜品质这么高的帅哥,不免羞红了脸问道,沈巍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然后将赵云澜挡住,纵然美色当前,但是看着那冰山一样的面孔,前台的女孩还是吓了一大跳。
“证件在我这里”鬼面毫无表情的抽了抽嘴角,看着暗地里沈巍紧搂赵云澜腰间的手眸色暗了一下,然后将证件递了出来,表情有一瞬间的尴尬,祝红他们愣了愣,下一秒便知道了所谓尴尬的来原。
“小弟弟,你叫…沈面巾?”前台的妹子努力保持着良好的形象,而后面提行李要死要活的大庆已经笑的不行了,这中二病的白发少年一路上阴气沉沉,而赵云澜沈巍和林静他们一面秀恩爱,一面做在后面睡觉吐槽,弄的大庆好生无趣,闷闷坐了一路,此刻终于能笑一笑来解气。
这种表情用赵云澜的话来说,活像一个筛子,沈巍对此不予知否。
确实,像充话费送的,鬼面垂眼,银白的发丝垂下,少年的面庞有几分俏皮可爱,看不出情绪,可现在无端端露出显而易见的悲伤,前台也立即静了下来,忙不迭地的给了他们定好的房间的房卡。
到了房间一切方才安静,赵云澜嗅着空气里久违的清爽,在酒店的大床房上滚了滚,活像一个撒娇的孩子,俏皮的不行,沈巍也不嫌弃,看的目光中充满了溢出眼眶的宠溺爱意。
“老婆,话说这次为什么要来青藏啊,赵云澜好看的眉眼露出显而易见的笑意,半跪在柔软的床塌上,凑近问沈巍“你一直不肯说,哼,我生气了。”赵云澜虽然这样说,但眼中的笑意不减分毫。
尽管二人已经在一起有一段时间,但沈巍每次面对赵云澜突然凑近的脸庞与熟悉的调戏撩拨,还是会害羞的不行,那白皙的肌肤一下便红到了脖子根,他望着自己挚爱那跨越时空依旧如故的眼眸,喉咙哽咽了半晌,虽然答案已经呼之欲出,可他只是微微张了张嘴角,并未透露出任何赵云澜想知道的答案,赵云澜也不逼他,只将唇描摹着沈巍俊秀的轮廓,在被按倒在床的那一刻,赵云澜心里暗自盘算着如何套出自己爱人的话来,打算在傍晚时悄悄跟他去看看,反正肯定会露出马脚。
想到此处赵云澜不禁失笑,沈巍直盯着,眼睛更沉了些许,仿佛要将赵云澜的一颦一笑都刻进骨子一样“在我吻你的时候,不许想别的事情,赵云澜,你是我的”在这时候,沈巍霸道的不行,可是赵云澜也知道,自己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了。说着,沈巍将身子更深的挺了进去,直叫赵云澜的盘算迷失在这无边的欲望里。
翻云覆雨几时休,只叫痴人宿夜天

没错,这回他们所到之处正是青藏。
在沈巍从精神以及各方面高度证明了这辈子耗死在昆仑这儿的决心下,赵云澜和特调处的众人欣然答应的同来青藏的要求。鬼面望着窗外绵延不绝的山脉高峰,互相相融交错间断,静心凝望无边风月大地,心里酸酸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情绪。
哥哥,我都这样了,你和云澜到底还是不信我。那少年睫毛低垂,桃花潭水般的眼膜密密札札的情绪化作一滴泪,鬼面最近哭的不少,竟惊觉见有一分好笑讽刺,自己这一生,竟然还能随意哭笑皆非情之,亦不知为何如此叫嚣内心的磅礴。自己颠覆了正道善恶,其实也渴望一份属于他的爱。
少年心思细腻单纯,纵然生来黑暗,只是没有人教给他爱,教会他如何面对爱,如何运用这万物生长间存在的痴心,虚幻……


ps:希望以后大家多给我一些评价,我也很想知道自己的文笔,这篇故事大约还有十五章左右完结,电视剧的结局虽然匆忙心痛,其实无意间又是对他们最好的成全,成全了凌云壮志与爱,其实巍澜在我心里的含义远超于爱,但是我还是很感谢所有演员们的心血努力,我写的是原著向,说来可笑,从小就有个想法,我相信巍澜他们的世界是存在的,也希望他们好好的,谢谢大家喜欢我的文章,从今天开始恢复更新








评论(6)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