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衫湿

得而复失,失而复得
本命:靖苏,巍澜,k莫

【巍澜异闻录】今天的赵处飘了吗(上次的脑洞文)



你喊一声镇魂女孩,我永远都在这里等你的消息

*不上升真人,演员是好兄弟
*我爱巍澜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的小甜饼
*沙雕脑洞
*流水账文笔纯搞笑
*喜欢请评论或关注❤️

赵云澜没有和人讲过,他是一个很计较的人,尤其是对在乎的人,比如沈巍。
沈巍曾经讲过,不论他变成什么模样,哪怕是歪瓜裂枣他也喜欢,赵云澜对此深感兴趣,用祝红女士的话来讲,他就是被沈巍照顾的太好,欠收拾。

但是人应该知足,所以这项计划也一直没有实施成功,成了赵云澜心里一个说不大也不小的疙瘩。

转变是星期一早上发生的,一切发生的都让人猝不及防。

沈巍是习惯抱着赵云澜睡觉的,那外表寒冰般的人藏着这颗柔软绵腻如水的心在阴诡黑暗之地待了太久,只为了等一永归人,做了这世间上的无魂鬼,现在终于可与自己倾心之人厮守永世,不免生出几分患得患失的心态,必须得夜晚缠绵后嗅着他痴迷苦等之人的发丝,感受着那人的一寸肌肤的温度,赵云澜本来也无所谓,甚至还带些许莫名的喜欢,虽然美人在怀却腰酸背痛,赵云澜乐在其中。

可今天这是什么状况?

赵云澜尝试着动了动这熟悉却又陌生的身体,生怕自己现在还在做梦,扭捏来一下身子,发现昨夜的酸痛尽全部消失了,这才睁开了眼睛,刚好对上沈巍含水带笑的眼睛。

要不是赵云澜习惯了自己爱人是个披着美人外皮内心兽欲爆棚的大灰狼,真恨不得将他一口吞掉,赵云澜咽了咽口水,这具缩小的身体也跟着发出一声萌萌的吱呀声,赵云恨不得马上缩回娘胎重塑。

“你什么时候醒的”赵云澜用这稚嫩的能掐出水的身体说话,不意外的看到沈巍脸色立刻红了,避开赵云澜追寻的目光,吞了吞喉结,“早就醒了”。

沈巍在这件事情上,着实没有说谎,他本就睡的极浅,虽然最近偶尔因为软玉佳人在侧,睡的深了些,可那么多年的失而复得,再加上刚刚知道的一些关于赵云澜的事情压在心里,竟在睡意朦胧间分不清到底是悲还是喜。

赵云澜盯了沈巍逃匿的眼神半晌,努力伸出短了半截的手臂,将那人的头移回来了些,问道“老婆,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沈巍难得露出几分畏惧的神色,好像从早上那份格外明显的欢喜中抽离出来,竟什么也不剩了,仿佛数千年前的小鬼王将自己直白奉送的真心化在岁月蹉跎的相思成魔般消散殆尽,那神情直直将赵云澜的心抽了抽,便不问了,只将自己小小的身躯塞回被子里,闷闷的说了句“你不愿意就不说也没有关系”

沈巍的身子顿了顿,然后便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将赵云澜的笼罩在被子里的小小身影抱紧了“云澜,我查过你的神力”说到这里,沈巍加快了语气,颇有几分闷沉。

“你的神力还未完全恢复,所以这段时间会已各种形式出现,直到完全恢复,需要几些时日才能恢复”沈巍低声搂着他说“云澜,你不要生我的气”

“所以你做了什么交换来换的我神力恢复如初”赵云澜本来是生气的,可现在只恨着小孩的身体连带着语气也是软糯糯的,没什么威慑力。

“没什么,不过是一滴心头血罢了”赵云澜看着沈巍无所谓的笑容,张了张唇,没有再说话了……

【特调处】
“哟,这是赵处长的私生子”祝红嗑着瓜子,看着牢牢被沈巍抱着的包裹着长衣姗姗来迟的小孩,笑的前仰后翻,特调处的其他人看到也笑了半天,鬼面本来是在房间里和大庆看动画片,听见大家的惊笑声小跑着冲了出来,就看见了小小的赵云澜巴眨扑扇的大眼睛,呆呆的发丝垂下来,此刻在在沈巍的臂弯里冷冷的瞪着祝红那帮笑的正欢的人,一瞬间感觉心跳加快了不少,面上添了薄红,沈巍看见便皱了皱眉,将赵云澜挡的更严实了些。

“哪怕本喵化成灰都能认得出来老赵小时候那张单纯无害的脸,害得老子被困了那么久”大庆懒懒的理了下毛,不慌不忙的陈述事实,赵云澜本来听到前半句还挺感动,却听到大庆画风一转,连忙从沈巍的臂弯里抽出来与大庆吵闹了起来。


“你个死肥猫”

“你个死给,小受”

特调处的众人:“……………”(卧槽到底该不该笑啊)
沈巍勾了勾抑制不住的嘴角,没有和大家解释些什么,礼貌的笑了一下,将赵云澜抱回了办公室。

“你……就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赵云澜终于问出了这番偶像剧般的台词。

沈巍将赵云澜轻轻放在沙发上,听到这话身子晃了一下,抬眼却看到赵云澜戏谑的眼神,目光不由得沉了几分,眼神里充满了压抑的欲望,两个人对视了好久,终是发出了掩饰内心的笑声。沈巍揉着赵云澜小小的头来,舒服的赵云澜软软的叫了几句,勾着他的脖子啵了好几口。

门口:
祝红:“卧槽,沈教授是真爱啊,老赵这样软萌的时候还能忍得住不上他!”

大庆:“你现在才知道吗”
众人:“…………”
—————————————————————
大家知道这种情况会持续一段时间,中途可能会有一段时间的高能预警,可没有想到这一切发生的是这样的…………

鬼面弯着腰,点着脚上了台阶,稍稍沉默了会儿便开始敲门,便马上听到了急匆匆的脚步声和赵云澜稚嫩的问“是老婆你回来了吗,没带钥匙?”

门被推开了,赵云澜对上了鬼面的脸和好奇的目光。便马上松开了门,转身继续去看书了。

鬼面“…………”亏我在楼下等了半天就为了我哥出去买吃的,我容易吗我,但他终了也不过叹了口气,将门轻轻关上,穿上了拖鞋,问到“你找我来什么事?”

“我就是想问问,我老婆这样的以血换神力会不会有什么更大的伤害,我这样会不会对我老婆有什么副作用,对我呢?我和我老婆这样的情形要持续多久?”赵云澜一连串的发问,一面在古方里急急的找答案。

尽管鬼面觉得这话语中三句不离沈巍的画风在自己这里格外刺耳,可想到此刻他和赵云澜已经是永远不可能的了,也不禁摆平了心态,一个一个的回答他,赵云澜听完后沉默了,大大的眼眶打转着泪水,仿佛一个泄了气的气球。

“你说的我都能接受,什么只要陪着他两个人不分离这份契约就没有什么伤害我都能接受!”赵云澜深吸了口气“可我真的不能理解为什么沈巍,老是伤害自己,我……也懂,但是”赵云澜晃着幼小的头,将身子蜷缩在沙发的位置,掉下分明的泪水。

此刻,赵云澜宁愿自己没有那么在乎什么能不能认出他来的玩笑话。他如此聪慧,何尝不明白,沈巍其实看到他如今这样的又涩又甜的心意,喜的是他终于能参与自己的人生百态,悲的不过是怕自己神力恢复,命连苍生。

“傻瓜………”赵云澜在心里说

鬼面本想抱抱他,也想过离开,却没有想过伤害自己的哥哥,这一瞬间,鬼面仿佛下定了决心“其实云澜,你清楚我哥哥是心甘情愿的,所以,只要你好好的,我哥哥伤再多,他也是心甘情愿”他抿了抿嘴,下一句话极轻,飘散在空气里“说到底,我终究做不到他这样,我输的服气”

鬼面抬眼看向沙发,却发现赵云澜人不知道去了那里,想是自己刚刚的话他也没有听见吧,这样最好……他苦笑了一声,看见桌上放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芒果,心头不禁生出一个念头“人我拿不走,拿走一个芒果总不过分吧……”

沈巍回来的时候,嗅到空气里的味道,变了脸色。
“云澜……云澜………”果然,那人不见了,沈巍沉了脸色,消失在房间里。

《上古秘籍》;恢复此神力者,需爱人扩契心血,途可幻千万姿态,需得好好照之………

鬼面走在无人的寂静街上,手里紧握着芒果,赵云澜心里的mmp已经呼之欲出,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只能任由鬼面剥开“芒果的皮”吃了下去

反正赵云澜不会承认自己变成了芒果
他再也不想吃芒果了……

鬼面觉得,这芒果的味道居然该死的甜美………

他正想再咬几口,却默默被人挨了一锤子,毫无防备的倒了下去。

中二少年倒下的最后一句心里活动是“还有多少惊喜是朕不知道的”

……………………………


评论(8)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