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衫湿

得而复失,失而复得
本命:靖苏,巍澜,k莫

【超时空同居】 (修改版上)————————————》🍋点关注,不迷路

原著剧版皆有
*私设成堆🐵
🎈喜欢请点关注或评论
空间是什么?是三维立体的真实认知?还是可闻到的花香,触不到的过去,你知道的所有,还是书本上死板的知识?

哲学上,空间和时间的依存关系表达着事物的演化秩序。

时、空都是绝对概念,是存在的基本属性。但其测量数值却是相对于参照系而言的。

“时间”内涵是无尽永前;外延是各时刻顺序或各有限时段长短的测量数值。

“空间”内涵是无界永在,外延是各有限部份空间相对位置或大小的测量数值。

灰蒙蒙的天空,细雨绵绵如丝,苍穹之下的广阔岁月中,在时空里奋进的我们,到底是谁?

 空气中带着湿润气息,可听闻滴滴飘洒的雨声,如那羽化的情义虽咫尺天涯,也始终如初……仿佛一切还未曾开始,也还未曾结束。




无人踏入的林阴小路上僻静的仿佛什么无人生还的电影场景,依稀可见多年前的欢愉笑声,只是太久无人踏入,此刻若是旁人看来,必定是有几分可怕的阴诡氛围。

那着一袭西服的男子在清冷的月色里看不清事情,亦不知道这人到底大半夜还在这所谓的禁地徘徊做些什么,他的形色匆匆如风,显然有些着急姿态,撞到了人也只是淡淡点下头,旁人见到这幅打扮也大多是敢怒不敢言,嘟噜囔着骂骂咧咧的走了,而这块本来就没有什么人敢来了,那人快步前行着,似乎怕惊动打扰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偶尔飘过了声猫叫便让那人滞了滞,步子缓了些许,这才通过那飘过来的灯光看清了他的脸,可否要吓一跳,那轮廓分明的脸上,本该属于眼睛的位置竟空荡荡的…………

“你们到底怎么办事儿的,上次是饿死鬼,这回跑出来一个苦命鬼,你们他妈的办事儿能不能给点力”赵云澜虽然已恢复昆仑的姿态,只是这好看的脸色扭曲着骂人,也实属让人不敢直视,在他旁边的人是个清冷如画的公子,身子靠近便有不甚的寒气肆溢,分明的眉眼里流露出愠怒来,显然不是冲旁边的那份青衣公子,而是冲赵云澜所怒气冲天的人———新来的判官

他的眼睛滴溜溜的转着,脸色上颇有微词,只是不敢抬头去看面前二人的脸色,一帮小鬼躲在门口,透过黑暗去看那号称地界上古的佳人,那二人显然是气的急了,青衫长发敛起的公子没好气的在旁边站着,那一旁的黑袍俊人脸色暗沉几分,要是这群妖魔知道人间的流行词,就知道沈巍现在的表情便是气了我的人还想走?只是这妖魔不知道这些,只知道那万人畏惧的寒气又重了不少。

“昆仑君莫急,斩魂使大人莫急”那在旁的判官显出一些献媚的神情,凑近了赵云澜想要进一步说话,沈巍的面色晦暗的不好看起来,冷冷将赵云澜挡住“你有什么话非要这样说”

周围的人,皆是倒吸了一口寒气。

“沈巍,你确定吗?”赵云澜没有转过头去看沈巍的表情,但想来那人的表情也不会好看到哪里去“真的确定要把你的时空和我们的芥子世界在串联一次找出根源吗”赵云澜的唇募的想说这些,但到了没有开口,因为早知道沈巍对于事关他的事情,一向坚定的让人无法拒绝。

说起来,自从上次他们在海南经历了如此浩劫后,赵云澜的身体便老是头痛,弄的沈巍也不敢碰他,一时间也只能忍着,用尽了各种办法去找根源,可是无法改变局面,期间哪怕赵云澜数般挑拨也不为所动,赵云澜又何尝不知道自家美人的苦楚,沈巍被他好不容易抚平的心现在有紧张的打紧,日日侧枕的夜里辗转反侧的心悸沉闷,却无人打破的寂静。

现在好不容易知道了,原来是上次的芥子之行过程里乱了眉目,现在沈巍打算怎样,赵云澜也自知拦不住他,暗暗的叹了叹。

沈巍的脸色转向窗外,赵云澜看不见那张一向平静无波的脸上漾起了涟漪,那目光投向车水马龙的繁华,显出磐石缠山的坚定执着。
“晚安”
“晚安”

==================================
“大哥,醒醒”稚嫩的话语伴着声声退攘,赵云澜瞬间以为自己还未完全转醒,迷迷糊糊的就被拉了起来,周围指指点点的目光扑面而来,映入了初醒的混沌目光中,沉月浓墨的目光一下子清醒了…………
==========================================

“沈巍!………沈巍”床上的人语气里起初不慌不忙,再然后便是声声急促奔走的呼喊,好似渴望通过此来留住某些压抑在内心已久的澎湃怀疑和欲望,赵云澜感觉自己周围拙灼不止的伤痛慢慢消失了,紧接着是接踵而至的慌忙透心的凉意,好像有人在为那注定在烈火烹霍的地方疗伤,那冰冷有难掩的熟悉,赵云澜感觉,就像是自己压抑已久的人,拉紧他的手时的冰冷和克制,可那人发明………,

赵云澜睁开眼,看见了那张熟悉的脸,却又觉得无端生出了失而复得的心绪,好像这一切早就是冥冥轮回中的注定孤独,竟然足以支撑自己这具凡人的身子成活,不经意间经历了自己的千万岁月,那感觉颇有一些诡异与怀缅,仿佛金庸小说里主角得到求仁的境界,干裂的嘴唇吐露出什么,目光中显示出了然的神色。

“你,沈巍”赵云澜的嗓子是沙哑如破锣般接连不起的音符“我是这个芥子世界里的赵云澜?那你到底做了些什么,海星和地星只是神力不断剥削周遭力量的产物?”那赵云澜说着说着,沙哑的嗓音不禁流露出哭腔“沈巍…………这里的沈巍呢?”

沈巍深沉克制的目光沉了沉,暮然间不知道到底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这里的自己难道就是云澜受伤害的来源?
还有,真正的云澜去哪了?

==========================================

“真正”的云澜此刻也是一脸疑惑的面对着围观自己的大爷大妈,脑子里一团浆糊,这才想起来那判官说的反噬能力,沈巍的任务是将芥子世界的来源找到,那自己的任务是?
彼时的赵云澜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多事来的头痛已经消失了,并且回到了2001年的时间,也就是和自家美人相遇的前11年。

但是昆仑君经过数番考量,终于意识到了现在的不同寻常之处,他理了理头发上的杂碎污垢,发现自己现在还是少年中二时期浑浑噩噩的和父母吵了一架便在街头睡了一夜的情况,一面在心里默默牵挂着沈巍那边的情况,一面急匆匆的整理好了服装,向自己的家跑去。

赵云澜没有意识到,这个所谓的“2001”时间的千百奇怪,比如他所赶向的地方,是那么的熟悉却有那么多不同寻常……
==========================================


“你现在可以回想起来最近受牵制多事情吗”沈巍倒不觉得有什么异常,芥子世界里的一切虽然受诸多牵制和羁绊,但是现在想来,那里面和云澜经受多每一分挑战与并肩同行的滋味,想起来也更加珍惜与回味,语气里也是自然而然的透露出平日里的亲昵与遣倦。

浑然不知道面前的赵云澜听了这番柔情蜜意的话语,心里的五味杂陈。

这边的赵云澜表示自己的心里面只有地星和海星……还有沈巍的安危,虽然没有说破自己俏想已久的阑綺念头,也明白了这个时空里赵云澜和沈巍的情况,可还是不自觉的从面上露出微薄的红色。

我可以作证,这里的我们真的是“兄弟情”!🍋

==========================================

那边的赵云澜情况浑然不想这边一样纠结与温情,他急匆匆的跑到了印象里自己过去居住的地方,却发现布局全然改变,又来回数次,终于在一栋大楼前默默停下,好似受了某种古老的牵连,抬眼向上看去只看到了洋洋洒洒的几个大字,一瞬间只觉得心跳停了半拍。



万青桥———双子大楼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