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衫湿

得而复失,失而复得
本命:靖苏,巍澜,k莫

【惊!沈老师辛苦追妻为哪般】非典型带球跑(生子预警,不喜勿入)

*选择的权利后续
*一发完
*作者的倾诉欲很强
*ooc
*流水账文笔
*喜欢请评论或关注❤️❤️❤️


流光挥洒在树荫斑驳的小路上,流徙光影交错映在人影寥寥的小道上那道跳跃活泼的身影上,颇有几分天真烂漫。
少年看起来不过3岁,额前初长的发丝飘扬着,映出那双含着万千星辰的般的眼眸,粉嫩如脂的肤色伴着那软糯糯的小嘴,颇有几分灵气,若是旁人看到这样一个漂亮的小孩,必要疑惑如此幼小的孩童的父母不知去了哪里,但这孩子却分外熟练的在小路上半走半跳的向前,大大的眼睛里闪烁着坚定的光。

“我要找妈妈……”那个孩子心里默念“阿弥陀佛,希望爸爸不要找到我,阿弥陀佛……”说是不过3岁的孩子,却看起来比同龄的孩子聪明许多,长得也好看不少。

他低着头,将那凝脂般好看的脸蛋敛在树荫下,急急往前小跑着。

他没有注意到周身的环境陡然变化,那树影缠绕的光影忽然暗淡了几分,黑压压的树枝本是长着茁长而浓密的青叶,此刻却悄然纷纷飘落,连接着那根源,附上了层缕的寒霜,那寒意比冬夜将至的梅魅雪綺还要寒上几分,直直冷到了人心里………

那少年跑着跑着不小心撞在了一个人身上,便习惯性的抬眼望去,却望到一双一览无余的含水瞳眸,本是煞煞无平的彻骨冷意,却在望见他的刹那宛如千里沟流的桃花潭水里划出了道道极美极深的波痕,一片片的涟漪宛若初春的柳絮,仿佛很轻,却那么厚重浸染………

这孩子虽然看起来成熟,但也是顽劣调皮的性子,却在望见这人眼底情愫的那刻泛起了波澜。

这人?……………

那少年似是吓了一跳,被人撞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一屁股坐在了落叶铺洒点地上,这才注意到身边的寒意,那寒意正渐渐褪去,不多时,剩下的只有最平常的夏日炎炎中的阵阵热气,不禁愣了愣,想要转身逃跑,回去找自己那没皮没脸的爸爸。

早知道,就不瞒着爸爸跑出来了………

孩子被斑驳起伏的地拌了下,本以为自己会摔倒,成功的摔成个狗吃屎,但那意料之中的情况却并未出现。

那稳稳抱起他的手,初看起来柔弱不禁,现在却是那么沉重,只是表情还是颇有冷意,平平静静的,但自己却莫名的对他有种奇怪的亲近……

少年这才真正的看清抱着自己这人的容貌,这一看,呼吸也滞了滞。

这人的皮肤宛如初雪绵延里的初曦微光,那眼眸夺人心魄,孩子记得,自己方才初见他时,最引人注目的,便是那双极深的眸子。

那人的眼睛庞若在顷刻带泻间划过了无声无息的千岁流年,他现在才发现这人的睫毛伏在极美的眼睛上,轮廓分明,却又轻柔的如画,高峰轮流转目,刻画出这峰落有制的唇,比那朱砂更委婉鲜活五分。

少年知道自己的父亲已是极品的帅哥,带着性格翘翘的飘渺仙气,淋洒着尘世喧嚣里的烟雨寰揽,却不像这人一样玲珑妖魅,带着翻滚痛彻的等待与思念………

看来,这人心思挺重的…………



这边,一切还算是美好,但赵云澜那边却已经炸了锅,乱的好像热锅上的蚂蚁,不自知的开始对大庆破口大骂。

“大庆!你大爷的,让你管好沈汨(mì),你又不吃小鱼干,也不帮老子想办法,现在让你看好我儿子,你人也弄丢了!”赵云澜浑然不顾自己高大帅气的冷峻外形,被大庆气的不知道说些什么。

“老赵,赵云澜,你他妈这样逃避责任有用吗”大庆瞪着圆溜溜的眼睛,气愤的回嘴,可对上赵云澜那向来神采奕奕现在却仿佛老了十岁般颓然消散的眼睛,突然感觉自己利索的嘴唇抖了抖,终是没有说出自己本来想要说的话。

你这样逃避沈教授,有用吗………

我心疼你啊…………老赵………

大庆的眼睛渐渐变得有一些酸酸的,化成了猫状,背对着赵云澜缩成了一个圆球,赵云澜感觉到,大庆似乎有一点生气了,便瞬间停下滔天到怒气,将他前方微微伏在地上的大庆饱了起来,叹了叹气,半是认命的对大庆开口,想是对着一双猫眼总比看那大庆本来少年面目上格外清澈的眼睛好一些,那清瘦的手正打算向大庆的背上摸去,给他道个歉。

“老赵…”大庆忽然来了口,赵云澜马上反应过来,便顺从的抚摸大庆最柔软的皮毛,讨好性的说了句“怎么啦,大庆祖宗,不生气啦,是小的错了,我们继续去找小汨好不好”

“老赵,你到底打算什么时候回去”大庆认真的看着那棱角分明的俊人,小声的问。

顷刻间,赵云澜仿佛被什么沉溺已久的东西砸碎了飘浮习惯的柔和世俗,砸进了淼渺无际的孤独梦境里,本是激动的眼里,竟硬生生的掏出了不自然的心泪,好似与生俱来的孤独,一瞬间,大庆有一种初见沈巍是的错觉,好像那人在这孤寂无边的信仰爱恨上,苦守了千万年,只是多了一些不甘与心疼。

“我他妈能怎么办………我回去,让沈巍……我眼睁睁看着我最心爱的,心尖上的人交换血契,受不能承受之苦吗?”赵云澜有力的声音一点点笑下去,仿佛一个丢了归途的孩子。

大庆清楚的记得,赵云澜小时候被人欺负,被老师骂废物也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就连痛到极处,将沈巍的胎利用神力,强行转到自己体内,那穿心彻骨的时候,也没有显得有这般苍老,残喘脆弱………


沈汨,沈巍延年,高山沉甸,
汨湖弥漫,可护心焉,亦可继承………

沈汨被这人抱着 ,那人也不说话,冷淡的庞若冰块。
他抬眼,看见了熟悉的房屋俨然,而向前探去,便看见了大庆焦急万分的眼睛,和那颓废倒在地上哭泣的人,不禁着急起来,而那边的大庆显然也注意到了他们,褐色的眼睛里一瞬间划过显然的震惊与微不可查的欣喜。

如果这时候沈汨小朋友能回头看一眼,他就会看到刚刚抱着自己稳稳当当的人,那与生俱来的黑暗孤独顷刻化的粉碎,平静到可怕的面容仿佛被人撕裂了一道口子,露出水面深处那张扬沉迷的狂喜,有些怕人。

赵云澜听见了大庆雀跃的声音,一瞬间那本来灵活的脑子也是纵然愣了愣,一回头便撞上了那道黑沉沉的眸子,没了起初的克制,颤栗,只是呆呆的凝视着他,神情里是似海的深情与看不尽的心酸苦楚。

顷刻间,所有的逞强化为乌有,如那夜深熄灭的华丽城池吹响最后鸟鸣的低低萤火,是这世间最起初最原始的模样,然后雀儿鸣山,涧水飞洒,开始一次一次的轮回。

“云澜…………”沈巍的声音里含着极深的疲倦与满怀的柔情欣喜,将赵云澜弥漫的愁雾薄云庇护满怀,一瞬间坻过千万思绪,落寞黄泉月下,苍然老河…………

“爸爸!”沈汨的一声叫响让赵云澜从见到沈巍的心情里剥离出来,紧紧的抱住他,眼睛里终于低下一颗泪,然后泪水延绵,仿佛流不尽一样。

“云澜………”沈巍看到此景,也是满怀的期待,露出方才从未有的震惊烂漫。

“这真的,是我们的孩子………”

沈巍的试探着问赵云澜,可是赵云澜逃避着他追寻依恋的目光,只是紧紧的将沈汨锢在怀抱里,不看他分毫,弄的大庆也有一些显然的尴尬,好在多年的警察刑警经验,让他快速将沈汨从那快要被赵云澜母爱情怀淹死的河流力气中抱走了。

这下,又是只剩下了赵云澜和沈巍两个人。

沈巍从刚刚赵云澜逃避目光接触的一瞬间便黯然神伤了,此刻讨好的将赵云澜转了过来,然后给他一个格外舒服谴卷的拥抱,连带了那暧昧不清的语气,在这人迹罕至的小巷上,泛起了涟涟潋潋的情愫。

“阿汨”沈巍含水的眸子里露出显而易见的狂喜“云澜,谢谢你,为我生了这样和你相似的孩子”那目光缠绕在赵云澜身上,不离一毫






然后…………流霞盈盈。目光盼盼


“我是他爸爸,你没有听见吗,哼!你是妈妈,我是攻,你是受!!”赵云澜的语气里浑然没了大地山神的稳重大气,眼睛里流露出浓浓的的占有欲,对着沈巍毫不客气的说道“也就是说,你是我老婆,你永远逃不开本老公的手掌心”

也许此景此言在别人眼中不过尔尔,可对于沈巍而言,却仿佛在顾盼流连间有一次次的经历了那份幺幺青山流水间的相思一瞥,惊鸿了苍酌岁月,却格外鲜活。

“再说一遍………云澜”沈巍半是恳求道说道,那好看的眼睛里含了水汽,撩拨着赵云澜摇晃的心房,赵云澜不禁想,沈汨这小子,虽然是从他的肚子里钻出来的,偏偏那双眼睛极像沈巍,只是多了岁月静然,回首扣心弦的直白,一如当初一览无余的小鬼王。

“我是你老公,你是我老婆…我们长长久久”赵云澜还没有说完便被沈巍含住了喋喋不休的双唇,压倒在车厢后面的椅子上。

大庆一面开车,一面稳住沈汨接踵而至的问题
“他们在干嘛,是在亲亲吗”

“我也想要亲亲”

“耶,找到了!”
……………



大庆汗颜,却也只要在听着赵云澜呜咽的娇喘里看似镇定的开着车,不多时,那声音也消失了,

想是设了结界。大庆露出青筋的手抽搐的抖了抖,然后便继续不厌其烦的回答着沈汨的问题。

只是有个问题沈汨小朋友没有问
“那我到底叫谁妈妈,叫谁爸爸啊…………”




我愿君千岁红,君勿负此生………
君若百岁无忧,我必生死相依
岁月安好、护你而安



————PS;
沈汨小朋友,不是因为分隔了几年才这么大,而是赵云澜本来就神力不稳,紊乱了。
强行让赵云澜怀孕我也是服了我自己
文笔很差,但是希望大家看的开心
要是能多粉就更好了




评论(5)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