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衫湿

得而复失,失而复得
本命:靖苏,巍澜,k莫

【喵,你收到一封来自大庆的控诉✉️📜】

💙这篇更完就要过几天在更新了

“喂!
赵云澜………
算啦,还是叫你老赵吧,那么多年,我改不了口了。
愚蠢的人类啊!本喵对于你现在卖身求沈老师的行为表示一万个不满!哼,仗着沈老师给你撑腰!累死我了,死受!死给! ”
………


…………
“沈老师,我想想还是这样称呼您吧
老赵啊,这个人没皮没脸的,哎,我说什么胡话,他特别好,好到我觉得这世界上没有人配得上他。
说来奇怪,我第一次见您时便有一种分外亲近的感觉,这感觉与我第一次见到老赵一样,只是他像太阳那样暖洋洋的让人靠近,而您像月亮一样的光洁清冷,莫名让人心疼。
哎……怎么我说话也变成这样了,想是和赵云澜这个愚蠢的人类待久了,久到我都忘了之前自己的千百年时光里的落寞孤独了。
您特别好,真的,这些话您可不要告诉老赵,我觉得,你们两个是世界上最配的一对。
哎……。我也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其实我觉得,自己寻觅了千百年也不知道自己在找什么,现在终于找到了,我也不明白这所谓的对得住对不住到底是些什么。
沈老师,我……真的不明白了。我能原谅他吗,您知道他是谁。
啊。好烦,这不是本喵该考虑的!

您和老赵要好好的啊”



沈巍看了眼旁边看完信后便骂骂咧咧找大庆的爱人,脸上忍不住地划过如流星许愿时的虔诚欢喜,眼波流转间遍地都是止不住的闪烁期盼。

赵云澜想凑过来,那毛茸茸的发丝蹭到了自己的脸上,沈巍也只是好脾气的笑着,揉了揉他的发。
猜到了赵云澜要看看他的信上有些什么,沈巍便也从善如流,乖巧的的将这页写的工整的信递给他。

赵云澜对比着自己拿到的那张歪歪扭扭的字帖暗自笑了笑,悄悄骂了句。
“死猫……”

“老婆,你怎么回他?”
赵云澜眨巴了一双亮晶晶的眼睛靠近,似有几分挑逗。

沈巍将温热的吻附在赵云澜的额头上,然后提笔写下了洋洋洒洒却不失青隽的字。
墨浓如夜

上面写着“为信仰而活,待漫漫归路”




(文笔很差的,不过用心了,希望喜欢)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