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衫湿

得而复失,失而复得
本命:靖苏,巍澜,k莫

【赵云澜的特异功能修改版】(上下全)

🔴点右上角,不迷路
*沙雕脑洞
*三无文笔预警❗️❗️❗️
*喜欢请评论我关注我🍭






“如果那天花瓣落下的时候,我没有遇见他,会不会这一切奇妙的故事都不会开始”

手机里传出甜美的女声,念着这格外狗血肉麻的台词,从那幽幽闪烁的电子映照的银幕后,不意外的看到了祝红亮了一双圆溜溜的蛇眼,全然没有了往日的魅惑风情。

“哇,好帅啊”祝红的眼睛里冒出一朵朵的爱心,嘴里碎碎叨叨的,只叫身后的鬼面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无聊………”

鬼面流连的眼睛飘忽着,清瘦的少年身子斜坐着,仿佛不经意的把自己薄雾的眼光向四周扫了几眼,终于在特调处的门前出现那个高瘦轻佻的人的时候将眼神收了回来。

“赵云澜!你这个没品的猫奴终于回来了!”大庆难得振奋的从蜿蜒曲折的楼梯里直直的扑到了赵云澜的身子上。
“…………”赵云澜将那坨肥肉一般飞过来的猫从自己身上一把抓了下来,嫌弃的瞥了眼,直直摔得大庆笨重的发出闷地一声回音,而鬼面躲闪的眼睛好像得到了救赎似的看了过来,自然的发出几声大笑。
林静不知道刚刚研究完一些什么,浑身散发着一股烟熏的味道,看见大庆急急向赵云澜伸去又抓又挠的模样,连忙抓住了,连喊了几声“阿弥陀佛”

赵云澜本就生了双高挑如峰的眼睛,此刻那极亮点眼光向着林静的头顶诡异的看了半天,俨然如同一个神神道道的道士,流露出一些不小的疑惑与高深来。
除了鬼面以外的人这才注意到,平时半步不离赵云澜的沈巍今天不在,那道仙气飘渺的身影本就如此显眼,所以一时间刚刚从少女狗血手游的剧情中出来的祝红也是带了些许迟疑的问。
“沈老师呢?”今天格外冷漠的楚恕之发问道,本来就是个骷髅一样孱瘦的身子,没什么活气,和郭长城在一起后好不容易脸上带了些许鲜活,今天不知道为什么,脸上冷的吓人,大家又将目光从赵云澜身后移了过来。
奇了怪了,怎么都不在。

赵云澜还是一幅神秘的眼光瞧了瞧楚恕之,这心思敏感的人许是有烦心事,难的的没有注意他,他把自己诡异的目光从别人的头顶处拉了回来,哼着小曲便悠哉悠哉的回到了办公室,也没有解释些什么。

“郭长城!你他大爷的是大庆的灵魂伴侣吗,躲在角落里也不吱吱一声。”
赵云澜被神情低落的小郭吓了一跳,随机愣了半晌。竟然难的好脾气的将他扶起来,还试探的问候他有没有吓到,目光中是少有的柔和,可能在沈巍眼里这是天使,可是在郭长城眼里这就是自己高冷领导的通缉令,一瞬间便从那居高临下的凝视关心中站了起来。
语气里颇有一些紧张结巴的情绪,郭长城拍了拍屁股后面的灰尘,嘴巴张了几下到底还是难以说出自己想问的问题。
赵云澜可怕的微笑直逼郭长城心里脆弱的角落,一瞬间竟然像一只被遗弃的小猫,抖了抖身子,赵云澜也难得的不着急,好脾气的等他。


“赵……赵处长……我想问”郭长城如同做好临死的准备一样闭上了眼睛“如果沈老师……占有欲很强怎么办”
“……………”年轻人将闭眼后思索沉寂的黑暗凝固了一些时候,并没有得到自己尊敬的领导想象中的爆炸式嘶吼,一瞬间也是愣了愣,径直对上了赵云澜思索释然的目光,不禁流露出一些感激的神情。

随后,赵云澜认真的追问了郭长城事情的因果,竟然还好心的陪他聊了好久,如同电视台的老娘舅一样开导了自家下属与小灯芯的心事,只叫郭长城聊完恨不得抹两把泪,叩谢自家领导的情感指引。
这些天来的案子本来就少,况且赵云澜平白得了个赵局长的职务,在这称号上得意了不少时间,一时间没头没尾的尸体也变成了莫名其妙的酒局,而各地的妖魔鬼怪甚至领导仿佛不知道他有爱人一般,唯恐不及的给他在酒桌上拉了一堆浓妆艳抹的美女,个个穿的如图比基尼,散发了一阵阵令人厌恶的香水味道。

赵云澜本来也被沈巍管的严,可是昨天沈巍难的的出晚班,连哄带骗的被赵云澜哄去了学校,赵云澜闲着也是闲着,想想自己昨天也没用喝酒,沈巍知道后也诡异的没有说些什么,只是今天早上,赵云澜才发现这奇怪的事情。

“卧槽!”赵云澜内心真的是一万个奔袭而来的小心心,他清楚的看见自家美人长发披散的胳膊上,挂了一只软萌的小鬼王,只是扑闪着湿漉漉的眼睛,眼帘沾了水汽,莫名的想是刚刚哭过,与自家美人此刻一脸善解人意的笑形成了鲜明对比,令人没来由的犯搐。
好像只有自己能看到哎……他顺着沈巍的眼睛看去,看不出什么异常与不满,起初以为是自己没有睡醒,揉了揉眼睛发现那小东西还在,只是这回表情终于与沈巍保持了一致,漾荡着关心的涟漪。
赵云澜抽了抽嘴角………看来是真的。

“云澜………”沈巍担心的看着他,掩饰着几分内心的醋意和疑惑,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兴奋的赵云澜在他心上划开了一道口子,偏偏还什么都不知道,也自然不忍心去逼问他。
那眼眸里染了雾霭昏沉的水气,克制着翻涌的情绪,只是旁边的小鬼王却没有那么淡定了,瘦弱的手臂牢牢抱住赵云澜的,眼中是掩饰不住的关心和重视,似是不愿意下来一般。

赵云澜本来就在怀疑沈巍莫名的不高兴从何而来,自然也没有让沈巍陪同他一起进特调处,而这小鬼王却莫名倔强的跟着他,眼睛里满满是占有欲,哪怕沈巍离开了也不从赵云澜的手臂上松。
郭长城仿佛得到了什么解释一般,硬生生向赵云澜鞠了个躬,感激释然的走了,赵云澜抬起眼帘,不意外的看见缩小版的郭长城方才蜷缩的身子此刻欢呼雀跃着,俨然与平日里那悲喜不外露,畏畏缩缩的年轻人分外不同。
原来这是人心里最隐晦柔软的部分。

赵云澜深邃的眼眸如夜空里深沉的繁星,盯着眼前别人看不见的小鬼王,那人眼里是直白的喜欢,不同如沈巍现在的清冷随从,小鬼王眼里,融化了冰河血腥的味道,剩着的满满都是自己的影子。
沈巍的情绪少有的时候才会外露,他认为自己过度的占有欲会讲赵云澜毁灭吞噬,所以在一起以后就算吃醋也害怕赵云澜生气离开,现在相来,当初沈巍如同变态一般想将自己关起来的,将别人抽筋剥皮的话,真的是事实。

赵云澜看着面前干净直白的小鬼王,想到自己什么事情都揽下的爱人,心里抽搐般的痛,仿佛那千山走遍,却找不到曾经那份清瘦执着的身影时的悲凉痛心。
哎………
宝贝儿,我要怎么办才好呢。


他戳了戳面前一刻不停凝视自己的小鬼王,那人立刻害羞似的晕乎乎的模样,却让赵云澜泛起阵阵心酸。


要是真的能像狗血剧情里面那样直白就好了…偏偏那一袭黑衣人背负了太多,可是却心甘情愿,再不能割舍,亦不敢放肆。

日暮途穷,黄昏洒进虚掩的玻璃里,折射出烟雾里的朦胧光亮,特调处赵云澜的办公室内。赵云澜将那高挺多鼻梁抬起。
落日的余辉映着那如画般的侧影,显出一种高光时刻才有的阴影晦寞,看得出来他的思绪垄杂。

一旁的小鬼王依旧不收敛自己的目光,认真的盯着赵云澜,那眼神没有了沈巍平日刻意伪装的平静温婉,绵延不断的爱意本来应该如同暖流,可此刻只如一把价值连城,金属雕镂的刀,直接捅进了心窝里。
截然不同……

赵云澜理了理情绪,依旧在出门时保持了一个完美如故的微笑,特调处的人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都不见了,赵云澜暗笑着骂了一声,也没有再追究什么。

毕竟这些天沈巍管自己管的严,大家害怕沈巍,也自然就听了沈巍所谓的下班时间,所以沈巍相当于救赎这帮八卦加班族的人。

沈巍啊……………
没有旁人的打量,赵云澜也不掩饰自己内心的落寞,一下子垮了下来,好笑的撸了下小鬼王趴在他胳膊上散落的发,那人便高兴的给他一个吻,沈巍平日里面子薄,所以无论赵云澜怎么挑拨也是不敢在外人眼里过多回映,也是怕自己撒娇的样子被别人看去了。
现在没有人,倒是毫不掩饰啊~赵云澜戳了下这小东西的脑袋,眼里颇有一些怅然若失的感觉。

“哟,令主大人摸肩膀干什么,怕不是大人忙碌,累坏了身子”
赵云澜今天第二次被吓到一哆嗦,听着这格外引人注目的语调也猜到了是谁,也没有抬头去迎合,只是淡淡的一句。
“那是,有你们这群不省心的员工在,话说你怎么还没有离开。”


鬼面没在意他这种客套的寒暄,直接问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你和沈巍怎么了”他的声音里除了显而易见的疑惑还有遮掩不去的复杂心情“他对你不好?”

赵云澜终于抬起眼,不意外的顺着小鬼王牢牢挡住的坚决看到了鬼面那肩头的小鬼王正不满的盯着自己,与他此刻的表情几乎一致。
哎,沈巍啊………就是你才会这样掩饰自己的心情到严严实实的地步。

“沈老师啊!你来接赵处长吗”
郭长城刚刚在门口遇到了沈巍,本来想追上楚恕之的,却在强大感恩赵云澜今天指导的心理作用下,决定还是先把他带进来。
沈巍笑了笑,一边不露声色的问道赵云澜今天的情况,只是当郭长城说挺好的时候没忍住的将那眼神黯淡了下来。

如果早知道会撞见赵云澜和鬼面在这里谈论,也不知道郭长城会不会后悔自己没有及时的去追楚恕之,他倒是明显的滴出了几滴冷汗,身后缩小的郭长城也没有闲着,一下子便吓昏了,若是平时赵云澜肯定会暗自吐槽自己的灯芯怎么会这么怂,但现在全然忘了如何反应。

“呃………”
赵云澜本来也没有想跟鬼面说些什么,可是现在看到沈巍立刻红了的眼眶,心底里满是激荡的波涛翻滚,连忙的握住沈巍的手,那人的手本来就骨干分明,现在止不住的颤抖着,旁边的小鬼王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我想跟你谈谈………”



赵云澜眨巴了一下嘴,唯恐沈巍生气的解释道“我昨天……那个酒局,没有喝酒,也没有碰美女”
沈巍抬起眼帘,黑沉沉的目光里沉甸甸的,但愣是没有看出什么情绪,沈巍只是给了个不痛不痒的回应“我知道”

赵云澜真的觉得自己仿佛陷入了澡泽的阴霾里,明明是自己的错,可是偏偏沈巍将所有情绪揽下了,赵云澜有一种心头宝贝儿被自己不经意的忽视染上了尘埃的感觉,只是还稳稳地待在那里,不哭不闹。
什么酒局,我就是被你宠坏了。
赵云澜有一瞬间,感觉沈巍还是原来二人没有在一起时回避克制的态度,不知道为什么,沈巍在一起后仿佛会更加刻意的掩饰自己的情绪。
好像怕自己一闹,赵云澜就不要自己了一样。

“宝贝儿,我心里真的只有你”赵云澜听到那家门锁被咔嚓打开的一瞬间,也不再压抑自己所谓的情绪,直接将沈巍扑倒在墙上,给了他一个温热缠绵的吻,不意外的看见那眼神中冲刷下来的爱意,然后便被反客为主的压倒在了墙上。
“等等,宝贝儿,你也太辣了”赵云澜这时候还想着今天的事情,沈巍也竟然难的的没有继续下去。

“我承认!不不不…我保证,以后我天天就看着宝贝儿你,我以后再多的人也不看,就看你,我足不出户,整天守着你怎么样”
赵云澜讨好的看着沈巍,那人的脸一点一点的红了起来,眼神半眯着,透露出危险的光,可惜赵云澜没有意识到,还是喋喋不休的告白到。

“你说的………”
赵云澜被压到在床榻上的最后一瞬间,只在迷迷糊糊见这样听到。


当然沈巍不可能让赵云澜从此不出去见人。所以第二天,赵云澜捂着腰被沈巍抱着进来,脸上戴着一副遮掩红肿眼睛到墨镜的时候,还在疑惑自己为什么会觉得沈巍吃醋的时候像个小白兔,而忘了自己的老婆是个如狼似虎的大灰狼。

从此以后,沈巍当然严格贯彻了赵云澜所谓多看别人一样,多说一句话便吃醋的作风,赵云澜深刻反省了一下,说起来,那个代表沈巍的内心的小鬼王,不知道去哪了了。
还好沈巍不知道赵云澜可以看见别人内心深处的小萌孩,要不然……心疼赵局长的腰吧。

还好,你终于不瞒着我了………



“哇偶,好浪漫啊”祝红还是盯着那荧幕上的少女手游,发出一阵阵尖叫。

“呵,你是我的人了”




(希望多多评论,多多粉丝!文笔一般,谢谢喜欢❤️)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