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衫湿

得而复失,失而复得
本命:靖苏,巍澜,k莫

【超时空同居】(下)

🔴原著向
*三无文笔喜欢请关注❤️或评论💙
*点右上角,不迷路

赵云澜再次深刻认同了之前自己说讨厌一切旋转的东西的理论。
老式的楼道里回旋着漂流的光,伸手触了一下,就仿佛犹如生命的曲线一般无二鲜活起来,赵云澜感觉到那火光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再向周围数着,却发现这栋楼不是来时的81层,而这格外与真实世界背道而驰的地方,竟然没有人发现。

从下到上数,刚好40层……
赵云澜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他尽力的拉扯了下那无处阻挡的墙,指尖划过的地方居然如尘埃落地的荡漾升化,变成了一片片枫叶般的细碎残影,柔柔的围住他,如同保护。

那股力量颇有些熟悉,赵云澜甩了下手里的灯火,那些东西慢慢如流沙包裹,将自己平稳的送进了又一个轮回里,这一次,沈巍还是没有能看见他。
他看见沈巍再一次又一次的轮回里,看见了那道躲在自己身后的影子,如同自己的化身,却畏惧自己的目光,好像那是什么洪水猛兽……

踏过千山万水,重影露华的街道,他清楚的看见那所谓的传奇缔造,风流少年的模样。
赵云澜知道自己现在不过是在幻境里,没有实体,只是寻觅着那旧时依旧还入世不久的沈巍,和自己那与现在虽然神似但眉宇差别最大的,自己。
那老态隆重的自己,笑的平淡如水,手里拿着的,正是自己曾看见沈巍历经明鉴时的表,可这一切的时间线,皆与原来不同。

黑暗里的刺激时的他猛的闭眼,却又睁开,这次的老式楼梯依旧不断的载他而下,他看见那屋檐中央早已不是自己来时那钢筋混凝土的大楼,已然变成了自己历经的最后一个时空中的办公楼内,纵然只有短短几秒,赵云澜还是看清了,那道浑浑噩噩的黑气变成了一个人的模样,将那道悬在墙上的表刻意的倒着旋转。
沈巍?………………


九集八一,亦归二路
人为物逐,物随心化


原来,40层是那最后一层里未能化开的不甘,而虽然自己与沈巍在戒子书里里拒绝割舍了一次一次的外力,却没有能算到最薄弱的环节,自己和沈巍到底舍弃了什么,才会导致在幻境里时间紊乱。
空间在一个人的思绪里不断的修复破损,而这个思绪的持有者,正是最后一次的沈巍。



赵云澜记得,自己在最薄弱的时候舍弃了多余的使用不了的技能,可沈巍舍弃了什么,自己着实不知道,这番细细回味,的确有数凡不对劲,最后一次里,沈巍的能力明显强于自己,却在最后时刻仿佛有牵扯力的消散了,然后自己才与沈巍回去。



重力不断下降,赵云澜数着那些忽略的岁月轮回,却终是不能参与干涉,距离自己来时的模样,已经是在第四十次。
最后一次轮回里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沈巍最后舍弃的,是他自己……
而自己舍弃的,是外表的筋骨,死亡也是无物逐的结果,却不自己注定的宿命。

“你是沈巍是吧”
赵云澜已经不对这个时空里的人能回应他抱希望了,隔着那层扰乱时空却稳然有致的楼道,身后层层叠叠的台阶被什么挤压着,却又忽然膨胀起来,如细密漂泊的云朵一样,将过去清零。
赵云澜抬起手,那手心里已然放了一块明鉴表,显然是被人反复擦拭过千百次,而最后却发现自己的无数次轮回转世都是颠倒乾坤的幻影。




沈巍啊…………
这次,赵云澜碰到了那树影斑驳处的一片衣角,他不禁睁大了眼睛,自己身遭的细碎残影已被修复,而自己现在,毫无前段时间的疲乏困顿,呼吸间竟有一种得道高深的清爽自然。

“云澜……你听的到吗?”

赵云澜听见那块表里的人问自己,语气里满是着急。

“听的到”他收拾起刚刚受过波折而踉跄到嘴角,对着那幻境外努力修复自己游魂的人笑了笑,对方也心安了不少。
“云澜,你听我说,你现在在幻境里的时间已经过了一个月了,如果不抓紧出来,你会被困在这要出来的苦命鬼借助最后一次里我们薄弱的地方侵蚀紊乱整个空间的。

赵云澜的声音哑了哑,他早料到如此田地,可没有想到到现在为止沈巍还瞒着自己最后舍弃了什么,虽然想来也是知道的,可还是不自觉地一阵阵心疼,他听见自己的声音问
“沈巍,最后一次里,你的轮回也是捏造的,你篡改了昆仑和自己的相遇,舍弃了自己的魂魄,对不对,你认为自己不可能出去了,对不对”

回答他的,是一片沉默。
随后,沈巍急切的语气消散了,赵云澜对上了那早已无脸的苦命鬼。

“你是这里的幽魂对吧”赵云澜将那人手曲一动,就如同一张纸般飘进了沈巍传递给自己的明鉴表内,赵云澜吻了吻那块表,如同吻着那人清冷外表下磅礴回应的心跳。

“沈巍,宝贝儿”
赵云澜空了空,本来想说的话尽留到了不知悲喜的心田里,谢谢你,陪我走过这虚无的幻想,无尽的时空烂漫。

对面的人回答不了,但是赵云澜知道,沈巍听见了,而自己现在,只是要搞清楚这个时空里赵云澜疑惑的真相。
毕竟情丝万缕,有的话没有说完,竟然只能靠一点鬼魅的影子来愈治在匆忙冰冷岁月中深深浅浅,化不掉的身影,赵云澜点了点这块怀表的中心,便化成一道道流光溢彩的金符,不多时就化作了一只细微无处看清的身影。
想来,那人还有一些话没有和自己说。

“你是我”
赵云澜感到那异时空里自己苟延残喘的幽魂已经渐渐融化在自己身上面,如同什么隐形而又根深蒂固的解答,这个时空的自己回应了一句。

“昆仑君和我的初遇,在这里也是假的,因为不甘心尖上的人死去,所以尽力修复对吧”
赵云澜摸着心口上那钻入深处的温热,语气温柔的仿佛要化开来一样,傻瓜,你在这个时空里,可否想过舍弃一切方能回去。



“嗯,这个傻瓜”

苦涩的东西流入嘴里,赵云澜才知道,这是这里的幽魂留给自己的一滴生泪。
“用尽全力也想保留我的完整,幻境是假,舍弃才是真,可是真真假假,颠倒轮回,还是救不回来”


隔着遮掩的树枝,人潮涌动褪去,回到最初的芳华,赵云澜急切的摸了摸眼泪,向那座昆仑山巅跑去,却跑不到尽头,只能看着令一个时空里的沈巍仿佛修复谎骗自己,然后一次次的躲觅在芳华下,看尽生老病死,尽是执着。
隔着那道雾霭尘埃,他看见沈巍在一次次的等待里苦守成灰,身型孱弱。
本来那刻格外心疼责怪的心里,升起了浩浩无边的雾霭沉睡,一如那千万细线交杂模糊不清的陪伴,一如那苦苦追寻自己的身影。

“啪嗒!”

金属质感的怀表落下一身孤寂到微不足道的回声,连接着这洪荒坻世稀稀疏疏的扑洒魂火,硬生生在那辉光回朔,熙漫夕阳里辗转出了一袭黑衣。
那人还是一如往昔。


赵云澜向那山顶跑去,落入了一个怀抱,他睁眼,遇上了沈巍惊慌无处躲避的眼睛。
“云澜……你的筋骨修复了”
沈巍哆嗦着将赵云澜抱起来,不知道在回应着什么时候的问题。

“对不起云澜,我无处藏身,也不能舍弃你”

赵云澜张开嘴,不知道为什么,想隔着这逝去流转的虚拟里实际追录的人问一句

“还走吗?”
那颤抖的青涩懵懂少年重重叠叠的交织,变成了如今在时空里躲避的藉口,此刻用尽全力,确信的回应着面前的人。

“你来了,不走了”


解释:
【很多人应该没有看懂,确实超时空同居大纲的我想了好久,有的时候可能我会故意的前言后语不连贯,因为这是一场空梦,但是它们的故事和信仰都是真的,最后一个时空里残碎的赵云澜只不过想要问清楚沈巍是不是保全了自己的神格却改变了故事构造,结果发现千万缕的芥子纳须里,自己还是与沈巍无数次的交集,又在对立面逃避,所以用了一个苦命鬼的躯壳来代替自己的疑问,最后赵云澜搞懂了,沈巍修复了他的碎影,所以才回去
赵云澜:遇到了不同芥子世界的沈巍
第一个:星子大楼里偷窥自己的沈巍,但是看不见自己
第二个:买钟表给自己的沈巍,发现钟表最早的制作商是自己
…………
第八十个看见自己了,不过被困在了虚拟时空里,但是可以通过他去找最后一个虚拟世界的自己,赵云澜发现产生影响自己身体的原因是沈巍在第八十一个虚拟世界里模拟的昆仑君小鬼王初见。
赵云澜发现,其实自己在不经意间已经与所有的沈巍都有接触,所以影响了时空紊乱,然后眼睁睁的看着沈巍在不同时空里不同芥子里做着保护自己的事情
破开这层结界的最后,是自己与最后一个沈巍的不甘残念在一个一个虚拟时空里进行不同的方式、最后沈巍知道,原来自己死了赵云澜也没法活下去,所以最后赵云澜眼睁睁的看着沈巍消散在昆仑巅上,闭上眼已经回到现实
沈巍:
遇到的赵云澜是最后一层的剥开的一缕幽魂,他致死也不愿意看见沈巍在自己面前死去,沈巍只还带着他的魂魄去集齐不同的七情六欲
原来过往的露水情缘。红尘前半的一点一滴。
最后沈巍住在了一个潭水边等待最后一个灵魄的出现,赵云澜睁开眼问他,是不是做了什么,沈巍承认自己的确幻化了不少。
“赵云澜”对沈巍说,那最后将我从源源不断的火里推出来的人遮掩着眼睛,又是谁。


赵云澜发现其实一直以来都是管理不善的贪念作祟,其实自己在虚拟世界里与沈巍的初见也都是沈巍不断的布局
沈巍看见了“昆仑”埋葬因果的牵动,明白了原来自己的等待,他都知道

赵云澜终于见到了沈巍,沈巍问他,还走吗。赵云澜说,不走了。
我昆仑赖死在沈巍上了。】
文笔很差,但希望大家喜欢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