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衫湿

得而复失,失而复得
本命:靖苏,巍澜,k莫

【你曾是少年】(虐向)

🔴🔴@璐华浓 感谢阿绾一起写对话,很用心创作的一个梗,小姐姐人超级好!

*不上升真人
*无差
*三无文笔预警,不喜勿入
*喜欢请关注或评论


【我是一个所谓的演员
却没有资格对自己说一句好久不见】

朱一龙翻开那片明信片的时候,正好看见那上面的图案,写着熟悉陈旧的字眼,刻画平平淡淡的嘘寒问暖。
好生让人无奈,却也那么的也无力反驳。

“未来可期!”
粉丝欢呼雀跃的对着那道清瘦的身影尽力呐喊着,在细密嘈杂的人群众坐了一个格外淡定的男人,戴了一眶黑色射映的墨镜,那冰冷的制品轻巧的遮掩了目光下眷恋到无处安放的神情。

清瘦的身躯下不知隐匿了怎么样的力量,但呈现出来的那挺立孤寂的身影终是站在了灯火焦距的绚丽舞台上,迎来一阵阵回击动荡的欢呼喝彩。

“龙哥出道这么多年,好不容易火了,可奇怪了,这人火到现在,已经有6年了,不大不小的年纪,偏偏什么对象也没有,之前的对象也都是朋友,唉,真不知道谁有福气嫁给他”女生白嫩的脸上晕染出些许薄红

“龙哥的眼光肯定很高啊”
那女生扬起嘴角,好像那个站在霓虹灯下万众瞩目的人是自己的男朋友一般,颇有感触的炫耀令在旁的男人发出一阵阵莫名的笑声。

“小哥哥?这可是龙哥的纪念演唱会,你也喜欢他?”女孩子也没去琢磨这行色诡异男人的低笑,随便问了问,自然也没有想着这人会回答自己。
“嗯………”
回应声默入了欢涌跳跃的人潮喧嚣里,含着复杂心悸。就如那歌声曲目,轻描淡写的不漏痕迹。
————《你曾是少年》

【有些时候 你怀念从前日子
可天真离开时 你却没说一个字
你只是挥一挥手 像扔掉废纸】

将近三十岁的人竟然如同一个大男孩将头微微苦恼的侧垂下,一瞬间青涩的仿佛回到了学生时代的初恋苦涩甘甜,慌乱的不知道去向。
“龙哥,我和她分手了”

“为什么?”
朱一龙不知道怎么隐藏这呼之欲出的欢喜,他一向是个镇定的人,自成年后稍有这般慌乱的时候,虽然少时曾经飞扬的不知如何管教,叫老师气急的红了脸,她皱眉颦眼,对着那帅气淘气的孩子说了句“你以后对着你喜欢的人也这样油嘴滑舌吗?”
当时的自己,沉迷于那校园里的掌声呼吁,少女的一杯水滋养了那夕阳昏沉里的汗水赛季,不知道自己之后的第二个春季何时将至……

岁月沉淀了悲喜,昔日的少年在这冷暖自知的娱乐圈摸爬滚打里这么多年,飞朔扑闪的流年是那么的鲜活及逝,抹去了少年的懵懂无知,与轻狂无人驾驭,在那片落叶飘逸的夏日里,他遇见了白宇,这才知道之前的心动不如这惊鸿短暂的一夏,他这才知道,原来自己的夏至,永远未曾落幕,但也不容世人苟且猜测。

【酒喝到七分 却又感觉怅然若失
镜子里面 像看到人生终点】

酒杯里摇晃的是那人醉熏的色欲扑洒,但此刻的心情只能是默哀般的兄弟安慰,朱一龙不知道如何去安慰自己的心尖人失恋的痛苦,彼时的他们不知道,这种开始时便心照不宣的默契爱意,蕴藏飞逸的情愫,一开始便注定了结局。



演唱会已过了半场,朱一龙唱完了将近四首曲子,而接下来的两首歌,一首是早已公布的曲目《你曾是少年》另一首则是神秘还未公布的,这回是少有的大咖宠粉号召而来的6周年庆典。
朱一龙自镇魂大红大紫后,陆陆续续的忙了拍好多高质量的作品,这个当初大家以为靠外表吃饭红不了多久的男人,用诚心来为大家带来精彩的佳作,也自然获得了肯定。

“朱一龙,你的搭档白宇现在也是号称娱乐圈数一数二的戏骨,前不久也刚刚公开了自己的婚讯,不知道你这回难得的粉丝庆典他会不会被邀请?”冰冷的问题被记者机械般的念叨了出来,一瞬间类似的问题扑面而来,将他围堵的水泄不通。
“老白啊………”他笑了笑,发现自己越来越能接受现实,不露声色的摸了下自己的手背,早已没了当初刚红时候的追觅慌乱,回答的客套而开朗自然,让人纠不出一丝一毫的差距。
“我们那么要好的朋友,他不来的话也没有关系,我们私下里经常一起聚会的”

朱一龙回答完这些无聊的追问,跨步被人拥护着向前走去,前方早已空荡荡的,再没有什么人阻拦等候。
【或许再过上几年 你也有张虚伪的脸
难道我们 是为了这样 才来到这世上
这问题来不及想
每一天一年 总是匆匆忙忙】

说起来,白宇和朱一龙在一起,也没有做出过什么逾矩的行动,二人粘腻的同一个人,却连自己都经纪人也没有告诉,朱一龙如同沈巍一样,白净的脸上很容易红的不知如何是好,但这二人的相爱,却还是他笨拙的开了口。

白宇本来也是个爱拼搏的性格,自然不愿意拖累别人的情感,虽然之前与刘萌萌谈了好久的恋爱,但却相处的如宾如客,不爱了也自然就分开,当时慌乱的不知道如何是好,但是爱上了朱一龙他也不后悔,自然也是唯恐不及的答应了对方温吞涌来的爱意。
想着是二人做着喜欢心仪的行当,不能大红大紫,但能陪在心爱人身边便足以,及时不能被别人接受……
谁想到,他们两人的镇魂却真的能红火成这样。

“你我来自湖北四川广西宁夏河南山东贵州云南的小镇乡村
曾经发誓 要做了不起的人
却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某天夜半忽然醒来 站在寂寞的阳台”

朱一龙早已熟烂于心的歌词,明明已经不再傻傻的期待那个人会来,可却还是在演唱时忍不住那帘影灯昏 ,心寄胡琴语的胶着目光,他向舞台下扫去,再看不见那个人的身影。

【曾经发誓 要做了不起的人
却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某天夜半忽然醒来 站在寂寞的阳台】

朱一龙虽然和白宇两个人依靠镇魂红了,但是彼此都是人海中难得认真专情的人,一夜而来扑天飞地的通告常常会让大部分人被砸的粉碎,从此再拼凑起来,也是钱堆情欲里的烂泥。
但是他们两个不一样。

深夜的街头艺人歌唱着古老陈旧的歌,长沙的夜晚,夜宵铺子热闹的宛若春夜气氛,两个人已经练了几十个小时的曲子,想要在那霓虹照耀的高台上,给自己的信仰和追随者,做一个认真的交待。
朱一龙宠着白宇,对方说要来海边走走,他也不会阻拦,宠溺的眼神不介意见已化为牢牢牵住对方的手,割舍了繁华落尽的拥簇,没来由的一阵坚定执着。
不知道为什么,白宇突然跑了几步,在那沙滩泥地的坑洼海水旁,留下了一串串连贯的脚印,他回过头,冲早已经愣是呆住的恋人清亮的喊了一句
“龙哥!我们一起,镇魂不散!”

星河留曳的耀眼夜色里,那忽闪的灯火阑珊照在朱一龙高挺分明的眉眼上,他愣了愣,急急追上眼前肆无忌惮的少年,划过眼帘的一瞬间,他听见了海水浪卷,触到了那人怀里皮肤温热的心声。
朱一龙将他揽在自己的怀里,凑过头去,对那人轮廓无二的耳朵,轻声说了句“好”

在这个夏日落寞的人间烟火里,路的尽头,他遇见了白宇。

“只想从这无边的寂寞中逃出来
许多年前 你有一双清澈的双眼
奔跑起来 像是一道春天的闪电
想看遍这世界 去最遥远的远方
感觉有双翅膀 能飞越高山和海洋”

白宇本来就是从荒诞的骂声里给朱一龙讨出了一个不知道头尾的交待,这个一向肆意挥霍性格的少年,宛若受到了什么重创,却在外表的冷静下,给那网线交隔背后的人发了一个消息。
“龙哥,我们分手吧……”

对方的信息还停留在昨天浓情蜜意的爱心粉饼泡泡里,充满了暧昧与期待,现在急忙制止的语音接连发了过来,克制着怒火与挽留

“我不怕,我们都苦了那么多年,再怎么摸爬滚打也是最坏了……”

“这点破事吗,这些都是虚的吗!白宇,你那股冒险劲呢?”

“白宇,既然认定,我便不再放手………”

“啪嗒”
白宇用手按住,止住自己停不住的泪,去发现无从阻挡,一如那网上潮水般的骂名,不忍心去回应,深知剧毒也无从做解。


网上刺眼的信息直直穿透了二人的温情脉脉,白宇不知怎的,突然朱一龙和沈巍那样黑沉沉的眸子,那样直白且又掩饰的脆弱,与那二人不经意的瞬间被人刻意放大侮辱的言语对比着,好生嘲讽,让人不敢去看。
“白宇,我来扛……”
啪嗒一声,白宇摁去了朱一龙传来的声音。从此化为灰烬的终止,他闭上眼,想着这就是现实。

【许多年前 你曾是个朴素的少年
爱上一个人 就不怕付出自己一生
相信爱会永恒 相信每个陌生人
相信你会成为最想成为的人
习惯说谎 就是变得成熟了吗
有一套房子之后 才能去爱别人吗】

台上的人褪去了青涩张狂,好生让人恋羡,如用一颗闪烁停滞的流星,朔耀扬世,直直叫那人群里的墨镜人经不住的红了眼眶,想必是被这无处安放的绚丽刺眼灯火刺的难受,才会流出这样痛彻心扉的泪。

朱一龙望着台下女孩子们害羞欢悦的容颜与在旁男生害羞凝视躲避的眼神,忽然有点想笑,却有有点被人看穿孤独严实的戏谑。
他真的………不会来了,那么多年。早就忘了吧,想是自己干涉的令人厌烦,才会在这个世界上所谓的七年之痒借口的第二年便结束了莫名其妙的交集,却有苦苦的缠绕到了今日。
想必,明年,自己就不会难受了……

【对。没错,确实,我离开了。谁规定我一定要等你,我在乎你就要跟你在一起吗!朱一龙我告诉你,我有喜欢的人了!你要走好你的路,你的粉丝,媒体,公司都在看着你!我……也看着你———白宇】

“下一首隐藏曲目,是独唱版的时间飞行”
朱一龙回头向身后无人的歌道霓光上大步走过,徒留身后已经炸裂不知悲喜的鼓舞激动。
【总是以为 成功之后 就能抚平伤痕
欲望边埋着 错过的人
当青春耗尽 只剩面目可憎】

舞台上的人,面庞玉琢宛若神坻谪仙,那平日里清淡冷水的嗓子,偏偏在唱歌的时候好听的不信,透露出一阵阵热烈而低垂的震撼萦回,他伸出那骨干离迷的手,隔着层层叠叠的褶皱岁月,隔着时空浩浩荡荡的混沌飘渺,触到了什么。

原来,飞扬的青春年华里,那老旧角质的万人瞩目上,他还是昔日的少年。

【它说你不能就这样过完一生
许多年前 你有一双清澈的双眼
奔跑起来 像是一道春天的闪电
想看遍这世界 去最遥远的远方
感觉有双翅膀 能飞越高山和海洋】

那台下的墨镜人匆匆逃离,对着烟散存存的欢喜里,避如洪水猛兽,不敢在回头。

谢谢你,曾是少年。

朱一龙想起白宇寄给自己的明信片,去了心田里缠绵悱恻的角落,冬雪夏至,再不能轮回。


【跨越时间,一起飞行】
街角的荒诞青春里,两条平行线失之交臂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