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衫湿

得而复失,失而复得
本命:靖苏,巍澜,k莫

【时间囊】(修改版)

*三无文笔预警
*沙雕小甜饼
*喜欢请点击关注💙
*希望多多评论~


最近的流行趋势,真的让赵云澜深感跟不上潮流的变迁,这一晃眼和沈巍在一起那么多个年头了,也不觉得非要尝试什么新的那些年轻人的玩意,只是想玩一些稀奇古怪的旧事件,来打发打发时间。
偏偏沈巍是个极喜欢藏着掖着的人,他将那些千百年来的心事写成细雨霏霏般温婉的书信,也将自己的轮回牵就留在了一点一墨染的画作心声里。
赵云澜深深觉得,自己不能落下这一项,虽然知道岁月长久,尘埃落定,但是总要把一些回忆留住,好不辜负沈巍接住的那颗星河真心。

当然,这种事情不能只靠想想,赵云澜自认一直是个说到做到的人,这回打定了主意自然也就慢慢筹码起来,只是不能让沈巍那么快发现了,得给他一个惊喜。
赵云澜这样想着,嘴角的弧度拂过胡须的触感,显得整个人有种不知名的宁静和得意,大庆用那只黑猫特有的肉肉爪子轻轻的挠了挠他的脸,赵云澜也难得好心情的把它抱在怀里,姿势之舒服和熟悉令大庆有一种受宠若惊后会被沈巍的斩魂刀拍死的感觉,半是立起了寒毛。

沈巍每天早上都是醒的早的那一个,他习惯的早养成了这样的。恨不得时时刻刻盯着赵云澜怕他消失不见,虽然每次醒来后都会见到自己痴迷留恋的那人潋潋痴狂的洒脱浮尘面庞乖巧的染上了红晕,安稳的躺在自己怀里。
但是今天早上,沈巍醒来时便觉得怀里有种空落落的冷意,那份空虚寂寞自己太熟悉,熟悉到害怕的彻骨寒意渐浓,熟悉到黄泉地狱也没有这样清醒寒气逼人,熟悉到魂魄发出绝望的撕裂腐朽没落。
沈巍急急的下床,连鞋子都顾不上穿,那身上满是荆棘坎坷的惧怕与孤独为伍,如同枯木般孱弱迸发。他突然觉得自己眼前,又是一场空梦,是自己痴心妄想的成全……
直到在熟悉的客厅里看见那道曾不带涟漪暧昧的相思人影哆嗦了一下,才平静下来,努力控制自己不发狂。
赵云澜自然也是被吓了一大跳,他知道自家美人起的早。只是本来以为自己可以找到沈巍书房里的一封书信的,就是那张自己与沈巍玩闹时的涂抹格外美好漆黑的那一章,他找了半天,也没有结果。
正在感慨自己现在神力恢复的太慢,赵局长做个称谓白拿了点时候,沈巍就悄无声息的出现了,不禁吓了一跳,努力装出自然的模样。
“云澜……你在这里干什么?”
沈巍三步并作一步,急匆匆的将赵云澜揽在怀中,直到差点没有把人勒死才放手。呼吸急促的像是经历了什么旷古浩劫,但是赵云澜记得那时沈巍也没有现在的慌张,除去自己还是昆仑死去诀别的时候,沈巍还很少有这样失态的状况。

“小巍,我又不会死”
赵云澜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便又被沈巍一把抱起,来不及反应的拖到床上又亲又啃,那态度好想要把他吞下去一样。
自这天过去了以后,沈巍也感觉到自家爱人有一点不太对劲,比如………


“祝红,你来我办公室一下”赵云澜趁沈巍走了以后便这样吩咐。
祝红本来在和鬼面他们唠嗑玩耍的刺激,突然被打断,也只是无奈的翻了个白眼,颇有些妖娆的迈着自信的步伐敲起了赵云澜办公室的门,然后在领导审视的目光里小声的问了句什么事,生怕沈巍会突然出现。

“嗯,很好”
赵云澜似是习惯了外界赋予他的局长称号、一时间得意的在转椅上转了一个圈,再回头时还是祝红的职业假笑。
“祝红,你说说当初为什么喜欢我吧”
赵云澜语出惊人的问道,吓得祝红蛇尾控制不住的晃动了一下。祝红似是怕自己得罪了谁,差点没有给自家领导跪下磕头。
赵云澜作为一个自认公正严肃的局长,跟哆哆嗦嗦的祝红还有特调处的一干人保证了自己的工作重点。以及不会开除任何人的前提下询问了众人关于自己和沈巍的第一印象和看法,大家也是无奈中迷迷糊糊的同意了。也不敢得罪了赵云澜,只看到他在一本厚厚的本子里写写弄弄,不知道在忙活些什么……

事态进一步升级了。
不知道为什么,赵云澜最近神神秘秘的买了一堆画笔,有水彩笔,彩铅,也有各式各样的笔墨丹青,只是像是怕别人看见永远,也不告诉别人自己到底在写些什么,整天着了魔一样的伏在桌上,大家也是不敢言,也不敢从中抽取一张来一探究竟……
唯有鬼面是一个特例,他半是嫌弃的从郭长城抱出来的一大堆废纸里抽了一张,嫌弃的看了看纸上看不出来的画作。
只是心里直犯嘀咕,纠结着赵云澜所忙活的事情,以及那天被赵云澜叫近办公室问话时的期待被后来沈巍突然出现的呼啸寒冷打破的疑惑,更加感觉最近赵云澜怪怪的,依稀感觉好像这件事情赵云澜连沈巍也瞒着。
一时间这颗活过千百岁的心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悲哀…

当然,纸是包不住火的

这天早上,在赵云澜吃完了沈巍准备的早饭的时候,突然提议要到和他一起到龙城大学去看看,了解了解环境
沈巍黑沉沉的眼眸凝视了赵云澜半晌,最终还是否决了这个提议,赵云澜便闹腾起来,问沈巍是不是不爱他了,他也只是好脾气的揉了揉那人轻柔飞逸的发丝。
沈巍其实私心里也存了疑惑与困顿,不光是不想让赵云澜被别人瞧去,还没来由泛起一阵阵的失落。
云澜他瞒着自己什么……

毕竟赵云澜这么多年的警察也不是白当的,虽然已经被沈巍宠的几乎不染尘埃,但是基本的职业素养还是存在的,毕竟如果不到龙城大学里,自己的这些时空囊里存放的纪念也完成不了,所以在午后的慵懒时光里,平静的龙城大学的同学圈里掀起了一阵波澜……
大家早就远远的看过赵云澜的容貌,知道他的来历,只是了解的不深,也没有时间介入其中,一直好奇着自己帅气的沈老师的挚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今天才算是彻彻底底的了解了一番。
赵云澜在同学圈里格外混的开,没半天的功夫便顺利的从各大大神手里收获了沈巍的全方位照片和视频,以及大家对于沈巍的印象,照单全收后也挺着得意的身板,离开了学校,毕竟不能让沈巍抓到。

沈巍今天上课的时候便感觉怪怪的,本来他也知道自己的学生喜欢自己,但是龙城大学里的孩子也算是克制,平常也就安安静静的上课,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
唯有今天,自己一到教室便收到了一帮男生女生羡慕的目光,一时间有点不适应,虽然原来也有很多人拍自己的照片,但那眼神绝对与今天不一样。
不过自己也不是喜欢生事的人,他也是等上完了课,收拾教案的时候才听到一帮嬉笑的姑娘口中说着赵云澜的名字,一下子手里整理的资料也掉了不少,学生便一股脑的涌来帮他捡起。
沈巍平静了一下面目的神情与语气,才勉强平静的开口问道今天发生了什么……

赵云澜今天终于写完了那本遮掩的书,一时间格外兴奋,等到沈巍接自己回家的时候也控制不住自己掩藏的兴奋,全然没有注意到沈巍眼神的黯然空洞。

回到家,他难得着急的先开锁,在室内寻寻觅觅的,动作里颇有一些显然易见的害羞和激动,赵云澜将自己藏了那么久的书翻阅了一下,从怀里掏出一袋照片,得意的浏览了一下以后准备放进时间囊的壳子里,美滋滋的计划着到时候沈巍发现秘密时的悸动与开心快乐。
沈巍默默无言的看着赵云澜冲进房间里忙活了半天,终于在晚饭的时候才忍不住的彻底爆发。
他看了看面前嬉皮笑脸的爱人,那笑颜本是让自己欢喜的期盼,现在却显得格外扎眼,沈巍控制了自己僵硬黯然的眼睛,感觉浑身刺痛的不敢开口。
“云澜……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他直直的闯入赵云澜自持平静的眼睛里,企图寻找些什么。
天知道自己有多想掌握着那人一丝一毫的思索放肆,不让他被别人瞧见,自己以为经过那么久了,对方不会有什么瞒着自己的所谓高贵信仰,不再会有自己期集不了的决绝与悲天悯人,可没有想到,那人居然依旧还是自己把握不了的……

一瞬间千万岁月里磨砺出的平静兢兢撕碎,嗜血般的眼眸好似呛出血般看不见尽头,慢慢是对赵云澜的渴望,和一道孤寂的身影在尘世里碌碌无为的流瓦粉黛的寻觅追坠,满满是不甘和委屈。

赵云澜被沈巍按倒的时候的第一反应是疑惑不解,他迷迷糊糊的想自己是不是露馅了,可是这本记录手册也是刚刚写完,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在沈巍牢牢箍住的怀里挣扎了一下,那人便惶恐的退开了,神情恍惚的不敢靠近自己。
“那个,宝贝儿”赵云澜碰了一下沈巍的手,那人便害怕的躲避开来,好像自己是什么避之不及的洪水猛兽,赵云澜看着沈巍,没来由的心酸。

“我这些天……哎,算了,本来想给你个惊喜的”

赵云澜没有在试图碰沈巍,他知道现在沈巍的克制,如果自己这时候再执意,沈巍怕不是真的会把自己勒死在他怀里,然后再自尽追溯。
他急剧快幅度的取取出来那个房间里的小小包裹,一瞬间青涩的害羞起来,好像不好意思将自己碎碎念的记载和照片手绘给沈巍看,没有注意到沈巍渐渐亮起来的目光,盛满了溢出弥漫的暧昧张狂。

“我这段时间找了很多过去的人去记载你我相遇的一丝一毫,哎,真的累死我了,我这把老骨头,你要是不喜欢就算了,我也跟不上潮流,你可别嘲笑我宝贝儿!你还不会使用电子设备呢,上次的红包可让人肉痛,你不知道啊,你们学校的女生有多迷恋你,不知道这是我的老婆!不过还好啊……多亏了她们,我才能更好的画你,虽然很丑……但是……你要是不喜欢就算了”

赵云澜碎碎念了一大堆,忽然被沈巍抱住,那温厚铺洒的呼吸急促的喷薄在自己的耳蜗旁,轻轻啄了一下自己,他才平静下来,问了句
“宝贝儿,你……,不生气了”
“生气!”
虽然说是这样说,沈巍却抱的更紧了些,还将他转了过去,强行对上了那双幽然长情的眼睛,满满都是自己,这才噗嗤笑了出来,问道

“为什么生气?”


“不想你被别人看到,不希望你瞒着我”

赵云澜听见沈巍认真的强调,心里盛满了甜蜜的激荡,稳稳的吻住了那人方才还苦涩冷冻的唇,一瞬间冰雪尽消,缠绵悱恻……


有人说,时间囊是给不在一起的人回忆留住的可笑坚贞,可是赵云澜和沈巍甘之如绐,仿佛融合了山岱青涩,多情苦恼的轮回黄泉,美好的不羁放纵,青衣一袭笑放了千百时光。
世间万物皆有,但始终你好

【“不过一颗真心,你要,拿去”
“我接住了”】




(我知道自己文笔很差,但是这篇用了很久很久写……希望你们喜欢,还有,今天以后不日更了,还有很多作业,抱歉,高三狗求体谅,关注和评论,爱你们!)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