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衫湿

得而复失,失而复得
本命:靖苏,巍澜,k莫

【鸳鸯锅】

*小短篇
*原著向
*小甜饼(三无文笔预警,不喜勿入)
*一发完





最近网上不知道人搞出了一个什么传言,硬是给鸳鸯锅买下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言论,一时间各种网络小段子如潮水般袭来。

“据说鸳鸯锅分红白二色,是为阴阳相见,人鬼情未了者,生者食白汤,死者则吃红汤可复相见,夜深寒气重者,可将未亡人与思念相融之鬼魄短暂相见,但从此相锲,莫不能分。”

赵云澜或许是跟沈巍待久了,竟然能将网上的话轻易的翻译成古文,虽然磕磕绊绊的,但是特调处的众人在沈巍望着自家赵局长得瑟面庞时久久停滞的宠溺目光里,还是不敢笑出声。
说起来,赵云澜还在原来生气于沈巍最后的诀别狠心,可偏偏沈巍像是掐在心头的一把刀,绝美而始终,拔出来的结果只能是神焚俱灭,可这神还造的这刀苟活共存,不能相隔,亦不舍得毁灭。
这日子也就这样浓情蜜意的过到了今天,而二人的感情也是不减分毫………

沈巍的学校还有课,难得的陪着赵云澜来了特调处没多久后便也先回大学上公开课了。
本来沈巍也是恨不得每分每秒和赵云澜在一起,况且呼吸也是缠绵暧昧的模样,只是赵云澜让他去忙活,他也没有办法改变什么,对着大家习惯性的扶了扶那金框眼镜,斯文有礼的笑了下,最后留恋的看了眼赵云澜的方向,不回头的匆匆离去了。

沈巍走了,最近特调处的案子本来就少,这样一来,赵云澜自然平白的感觉到了一丝无聊。他半是眯了下那修长的眉眼,朝着沈巍远去的背影,眼里不知为什么,满是势在必得的情绪。
祝红没好气的瞥了一眼,内心不禁吐槽赵云澜是不是中二病又犯了。事实证明,女人真的有第六感,尽管祝红不完全算个女人。
尽管她连人都不算。


这些日子以来,特调处也是闲散惯了,许是之前的一役实在是旷古难寻,所以一时间空下来以后,竟还有种半梦半醒的状态。说是无聊也好,习性也罢,反正起码没有大事发生,众人便也开始自己找起了乐子。
其实说找乐子,还不如说祝红他们现在的八卦程度已经到了一种格外自觉的习惯,比如众所周知的沈巍上课时间表,比如赵云澜的精分……这些都是特调处最为关注的热点。

再比如,沈巍一下课就一定会来接赵云澜回家,这时候大家收拾收拾,也算是可以散了。
可赵云澜今天也是奇怪,那么喜欢动弹的一个人,今天进了办公室的门就没有出来过,大家一时哪敢进去,也只好干等着沈巍出现,来给赵云澜送中饭。

“赵处长这一天不出来,会不会是因为最近太累了”郭长城这番话难得的顺畅,还透露着不知道哪里来的感慨和心疼,使得楚恕之半是吃味的看了他一眼
“长城,你先管好自己吧,赵云澜这人天天被他男人滋润着,含着怕化了,握在手中里也怕他疼,恨不得随身携带着。我看他啊,多半是被沈教授干的下不来床,还逞英雄来上班才会这样的,你啊,自己的感情问题先解决一下吧,老赵他饿不死”

祝红冲着那格外关心赵云澜乖巧懂事的小孩好心提醒着,似是故意“你最近那个相亲的女孩怎么样?”
郭长城的脸一下子红透了,五官肿胀的如同打架,显而易见的害羞和纠结起来,旁边的楚恕之也是哼了一下没有说话,祝红朝他那边撇了一眼,他才停止刚才遮掩的举动,竟然颇有些害羞文气的对着郭长城说了句
“长城,方便聊聊吗”那语气居然还有些嗲嗲的,平白让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郭长城半是愣了愣,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楚恕之心急似的连拖带拽的拉走了。

“阿弥陀佛”
林静冲着赵云澜的办公室,成功的摁下了快门,来了张自拍,还比了个耶,祝红也是无语了,索性等着沈巍来解放组织,不说话了。
“愚蠢的人类”大庆歪着头,猫耳有节奏的抖动着,侧耳倾听着里面的动静,那双极亮的眼睛闪耀着八卦的眼神。

“你们?在干什么?”极明显的那道清丽而干净的声音疑惑的问道,令祝红他们这些本来围着赵云澜办公室的人被身后的问候吓了一跳,被揽在祝红怀里的大庆,也是结结实实的摔了个扎实。
“愚蠢的…蛇”大庆揉了揉屁股,不满的说道。
沈巍:“………云澜在里面吗?”

林静显得格外的激动,冲着沈巍点了点头,那人好脾气的回应了一个微笑,便转头进去了。
“我感觉,老赵这是要搞事情。”大庆总结性的说道,自然收到了祝红和林静两眼发光的八卦神情。


“云澜?你在吗?”
赵云澜的办公桌上,还是放满了一大堆稀奇古怪的书,还有所谓缠着自己给他读的“睡前读物”显得杂乱而奇怪。沈巍眯了一下眼睛,聚焦到那堆显而易见的书堆里,中间凸起的小幅度,感觉像是藏了什么东西一样。
不知道是心灵感应还是怎么样,沈巍莫名的有一种悸动的感觉,就像是人们所说的那种小鹿乱撞的样子,连带着脸上也是薄红了几分。





赵云澜是厨房杀手这件事情真的是公认的,但是他一向对于自己的能力有一些错误的见解,堂堂昆仑君不知道是不是转世的路上一去不复返的被斩魂使大人疼的不会做事情了,此刻颇有些狼狈的在家里忙活着。

若是旁人看到了,不如说是炸了厨房的都会相信,赵云澜那头格外乌黑浓密的头发沾上了油脂,几根呆毛也是垂下来,高而挺立的鼻梁上布满了汗珠,厨房里的锅子,终于在半天后,传来一阵阵浓郁的白汤香气。
他急急的拿起旁边的勺子,全然没有注意到锅盖的滚烫热气灼灼蒸腾着,也不裹一块抹布便想看看自己的成果 ,还好还差一点的时候被沈巍握住了。
那手的温度自从魂魄有了三魂七魄的出现,些许的温热了一点,只是还是比常人冷一点,泛着淡淡的的檀香清冷。
赵云澜却没有被吓到,熟悉的回应住那人的指尖,划过皮肤的刺激让人痒痒的,沈巍稳了下呼吸,将火关了,回头无奈宠溺的看着自己孩子般的爱人,好像要透过那痞帅傻笑的撩拨皮囊,抓住那人的深情厚意一样。



“宝贝儿,你那么快找来,可就没有意思了”
赵云澜安心的将头埋在沈巍好闻的肩上,经洗涤的西装革履除了沈巍先来的檀香与柔情,还多了些俗世的温饱知足,长情相拥。
“云澜,你完完全全的恢复了?”沈巍不嫌弃的揉着着面前人油腻的发丝,棱落的唇蹭了下赵云澜的,对方显得惊讶道他的问题是这个,一瞬间难得的呆住了,可爱的让沈巍想将他揉进怀里,好好缠绵敛抑。
“宝贝儿,你就问这个?”
赵云澜被沈巍弄的颇有些害羞无措,但是该说的话,还是得说的。

他下定了决心似的,望着沈巍那湿漉漉的海畔深情里翻滚的情绪,一字字清晰而入骨的说道,仿佛要二人的指尖里溜走过去溜走的岁月都补上。

“小巍,你我不论为鬼为何,为人为妖为虚为实,饮下我的镇魂汤,从此不分红白黑阳,结为同枝叶,合为岁岁花”
赵云澜说完,还没来得及不好意思一下,便被沈巍拦腰抱住,那拥抱过去也是常有的,幸福而温婉,让人不分鸳鸯戏水,只想成为包容那一抹清泉的羽翼。



天色渐渐暗了,特调处的众人无语的等待着沈巍从里面走出来,可是任凭大庆使劲的听也听不见里面的动静,自然也不知道赵云澜和沈巍早就凭借神力到了何处,只能干等着。
郭长城和楚恕之也不知道去哪里了,一直没有回来。



也许以后,流行一个潮流,他们便要被放一次鸽子。



评论(4)

热度(83)